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血河 二 十四

时间2020-08-05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大年初八刚过,刘大旺他们就要回去上班了,在家里呆着人是舒服,可是挣不了一分钱还得花钱,早一天出去多一天收入。
  
  奶奶起了个大早,收拾出门的行李,吃的、用的装满了大包小包。“把这些茶叶蛋装着,咱家的母鸡下的,路上吃,营养着呢!”
  
  唤弟妈妈接过奶奶已包裹好的袋子,随手塞进旅行包里。
  
  “小心点,别压碎了!”唤弟奶奶嘟囔了一句,平时,奶奶和唤弟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吃的。
  
  他们先要到镇上坐汽车,然后转到县城坐火车,说话的空,刘老蔫的马车已经套好了。
  
  “走吧!走吧!”奶奶摘下围裙,农村人,不会像城里里那样煽情,离别似乎是平常的事,纵然心里有很多嘱咐的话,只会简单的表达,那些酸倒牙的台词是电视剧里才会有的。
  
  “嗯,娘!我们走了。”唤弟的爸爸抛出一句简单的话,“唤弟!多帮奶奶干活!”这是整个春节爸爸对唤弟说的最正式的一句话。说完拎着行李放到了马车上,生活似乎已经成了按部就班,相聚.分别对于这一家老小只是情感波澜的一个章节,别人根本不会在意有多大起伏。这老话说的好:“年好过,日子长!”生活就是这样分分合合。
  
  马车越走越远,拐了个弯儿再也看不到了,奶奶撩起衣襟擦了擦眼睛,人老了总是随时觉得自己哪天就会死了,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见到这唯一剩下的一个儿子。
  
  刘老蔫给他的大白马带上了一朵大红花,白马就像那些上台领奖的劳模,显得倍儿精神,鞭子一扬,四蹄撒欢,沿着斜河一路疾驰。
  
  刘大旺给刘老蔫递上一根香烟。
  
  “老蔫哥,这些年不在家,多亏你照应。”
  
  “说啥呢!一家人吉林治癫痫权威医院不说两家话,都是自家兄弟,客套个什么劲儿。”
  
  “不客套,不客套。”
  
  刘老蔫接过香烟点着了火。
  
  “大旺兄弟,以我说你还不如回家干呢!现在不同往日了,咱们这来钱的路也多了,我在窑厂拉砖一年都能挣不少钱。”
  
  “在外面习惯了,回家也呆不住。”
  
  “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啊!”
  
  “有钱在哪都不难,没钱在哪都难看,现在在外面钱也好挣呢,干一年抵过去两年,咱老百姓啊,在哪不是拼力气,等哪天老了干不动了,再回家抓把土把自己埋上。”
  
  路两边的杨树像被扒光了衣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里的麦子却绿油油的,透着勃勃生机,刘庄很快被远远的甩在身后,
  
  就在马车要离开村子不久,刘庄发生了今年一件大事儿。
  
  不知道是谁向村长媳妇告密,说她男人在刘寡妇家正在演一出活西厢,村长媳妇平日耳朵里早就被灌满了风言风语,一听这话像被点着了捻的二踢脚,一下子就窜了起来,以盗帅楚留香的速度杀向刘寡妇家,一路上有人打招呼,都顾不上看清是谁。
  
  说起刘寡妇,在村里可算得上是风口浪尖的人物,别看是死了丈夫,人家可活的有滋有味,本就生的有几分姿色,再加上会打扮,就像是那青楼里的花魁,把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比了下去。只要走出家门,就会让村里不少男人的脸色,由阴变晴,看得忘了走路,正因如此,村里的女人大都不太喜欢她,也招来不少女人的嫉妒和怨骂。
  
  这农村人大白天的时候是没有人会关着大门的,天已临近中午,刘寡妇家还是大门紧闭,更让人怀疑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勾当。
  
  那告密的人还真的没有谎报军情,村长刘守义这北京哪里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会就在刘寡妇屋里,听到香草在外面一边拍着大门,一边大喊大叫,吓得魂都飞了。他倒不是怕老婆,而是怕事情传出去影响不好,这村长大小也是个官,哪能不顾忌点作风问题。
  
  相比之下,刘寡妇倒镇静得多。
  
  “她又进不来,你怕什么嘛?”
  
  “我不是怕她能进来,我是怕我出不去。”
  
  “出不去,就不出呗!”
  
  “那可不行……”听到外面拍门拍得山响,马上就要打进来了,村长大人裤子也没来得及穿,上身穿着棉袄,下身穿着裤衩,就从刘寡妇院子后面的墙头爬了出去,溜着墙根儿跑回了家。
  
  “谁呀!这大过年的在人家门口造什么反呢?”
  
  看到村长已安全撤退,刘寡妇心里更踏实了,风摆荷叶似的去打开了大门。
  
  “哎呦,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村长夫人驾到,不知道有什么事呢?”
  
  “你还给我装呢是不是?人呢?”
  
  “什么人呢?人不就在你跟前站着!”
  
  香草不容分说,把她往旁边一推就往屋里硬闯。
  
  捉奸捉双,做贼拿赃,不抓个现行怎么能让人认账,刘寡妇伸手想去拦,可哪里是她的对手,只能跟在香草后面进了屋。
  
  屋里屋外搜了个遍,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这下刘寡妇可来了劲了。双手抱膀顺势倚在了门框上,红红的嘴唇微微上扬,两只水汪似的桃花眼,轻蔑地看着村长媳妇。
  
  “干什么呢你这是?大过年的存心给人添堵是不是?我这一寡妇人家的难道你还能翻出个野男人不成?别说没有,就是有我还有叔伯兄弟一大群,也轮不到你来捉奸……”
  
  找来找去,也没找到个人影,正当香草无计可施的时北京癫痫科特色技术候,突然看到刘寡妇的被子下面露出了一角裤腿,掀开被子一看,正是她男人的裤子,还是春节前她经手给买的,哪有认不出来的道理,这人证不在,物证可是真真实实的在那儿了,香草抓起那条裤子,往刘寡妇脸上一扔。
  
  “你个臭不要脸的,大白天勾引男人。”
  
  刘寡妇一见事情败露,也难免心虚,抬腿就想出去,避一避锋芒。香草哪里容她跑了,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一边扯一边骂。刘寡妇也不甘示弱,也想去揪她的头发,却半天没抓到,两人拉拉扯扯几个回合,从屋里打到了院子里,又从院子里打到了大门外。
  
  过年的时候人都闲在家里,这么大的动静哪里能听不到,更何况人大多有喜欢看热闹的心理,不一会儿的功夫,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这女人打架,手再重也只是小打小闹,要不了命,大伙儿乐得多看会热闹。
  
  刘寡妇鬓发散乱,脸颊有些肿胀,棉袄扣子也被扯开了,显然是吃了不小的亏,香草的脸上也被抓了一道血痕。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克死了自己男人,又去勾搭别的男人,还要不要脸了你。”
  
  “有本事你就看好自己的男人,别只顾着怪别人。”
  
  “不要脸,想男人想疯了,这村里男人多了你不去找,欺负到老娘头上。”
  
  两人打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也没人敢上前劝架,这夺夫之恨可是非同小可,香草愈战愈勇,紧要关头又一把扯烂了刘寡妇的内衣,露出一对白花花的乳房。
  
  人一多免不了说什么的都有,人群里几个男人哄笑着叫好,也有人开始打趣。
  
  “狗剩,看你的眼珠子都长出手了,是不是想摸一把?”
  
  “你狗日的才想摸呢!”
  
  狗剩刚回了一句,眉山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后脑勺上就挨了一下,是他媳妇打的。
  
  “看看看,叫你看,没见过怎么的,看多了也不怕眼睛长疮。”
  
  “天天看你的早看够了,这猛地一看别人的能不眼馋吗?”
  
  人群里的话音刚落,引来了一阵哄笑。
  
  刘寡妇的老大伯看不过去了,可是女人打架男人就是想拉也没处下手,他瞪了一眼自己的媳妇。
  
  “还傻站着干嘛?不去拉一下,等着出人命啊!”
  
  他媳妇这才刚醒过神,不管怎么这刘寡妇也曾经是她的兄弟媳妇,别人不管没什么,自己要是不去劝一下也说不过去。
  
  人遇到事情常常就是这样,没人管,大家都不会管,有一个出面的,大家又会都跟着去管,嘴上劝着手里拉着,几个妇女一起好歹把这对母虎和雌豹给分开了。
  
  “大过年的,你们这是闹哪出?”
  
  “守义媳妇,你到人家里闹什么呢!不嫌寒掺啊!”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也不嫌丢人。”
  
  “谁知道他到我这里想干什么?这疯女人仗势欺人,欺负我寡妇人家没人。”
  
  刘寡妇吃了亏,鼻涕一把泪一把哭诉,想要博得围观者的同情。
  
  闹腾了半天,香草已经气喘吁吁。
  
  “你还要不要点脸,说我没事欺负你,没事我男人的裤子怎么跑你床上的?”
  
  让她们俩再继续吵下去,难免还会动手,几个妇女七手八脚把刘寡妇架回屋里,又安慰了村长媳妇半天,把她也送了回去。
  
  这场架,谁也没占到便宜,只是丰富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也让村长老老实实在家里呆了足足有半个月。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