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潋滟的桃花(十七)不则手段的父爱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机场的匆匆一别,箫淼哭的跟泪人一样,可是詹飞心里真的会原谅吗?还有箫淼会等詹飞吗?詹飞还会等箫淼吗?本来在一起就有那么多的隔阂,那不在一起呢?

箫淼感觉自己真的好糊涂,怎用另一个男孩,来伤害詹飞呢?自己是不是真的好傻?

但詹飞看到箫淼的一切,还是决心自己等箫淼,还是忘不了那初吻的味道,但必须自己先把自己照顾好。

詹飞去美国了,箫淼留在了北京。那飞龙和箫淼间呢?是不是还会发生什么?或许他们已经结束了,或者就从来没有发生什么?

也许,事事往往不能随人愿,就在詹飞他们离开这里不久。箫淼就随口告诉自己的,自己也想去美国留学。

但去美国留学,那可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呀。那箫校长有那么多钱吗?( 网:www.sanwen.net )

箫校长一直视箫淼为自己手中的宝,所以在知道箫淼想去美国后,就一直在想办法。可他想来想去,他却挪用了公款。

因为箫校长十分清楚的知道,虽然自己是个校长,但自己平时作风严谨,也一丝不苟,所以在学校这么久,也没存多少钱,至于那别墅,那是家底的钱买的,也是他唯一的安乐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的。

可是箫校长他需要为自己的女儿做些什么呀?要不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箫淼对詹飞的岂不是有点浪费了,还是他箫校长本来就有点自私呢?所以,箫校长还是不管大家都喜欢他都敬佩他,还是利用公务之便挪用了公款,但他可不知这下可中了手底下人的圈套。

江苏苏州吃什么药治疗癫痫

因为箫校长做校长已多年,手下的人有的也从青丝变成了白发,他们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这不这下正好逮个正着。

接着,箫校长被人举报了,而举报的则是箫校长昔日最亲近最得力的同事小张。原来小张就是那些从青丝变成白发中的一人。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往上爬的小张,或许是箫校长根本没注意或者箫校长太过于小张了。但也许伤害自己最深的往往是自己最熟悉的,最信任的。

或许,只因那时的老校长,见当时的箫鸿飞家境不错,长相还有各个方面都不错,才提拔了他,并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宛若嫁给了他,所以鸿飞才有机会当上这个校长。

而现在呢,老校长早已不在了,箫校长的妻子宛若也不在了,也许是大家是出于对那老校长的敬佩,所以才和鸿飞这样一直和睦相处着。

但毕竟不饶人,跟箫校长一起来的,有的走了,有的升了,但学校里最重要的位置就只有那一个,所以箫校长的这个位置也一直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所以当箫校长身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窥探这个位置的人,或者就不择手段在等着这个机会。但毕竟因为以前的箫校长克己奉公,勤勤恳恳,一直就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其他人手里。

可是他们没想到这次箫校长竟为了自己的女儿什么都豁出去了。难道在自己的子女面前,什么权利地位都那样如此的渺小吗?

也可能是箫校长太相信昔日自己的手下小张了,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注意小张的存在,因为他就根本没注意到小张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0年,已经从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变成了体态略微臃肿的中年人了。只是小张一直苦于没有了机会,那现在有了,小张岂容错过呢?

很快,政府有关部门知道了这件事情烟台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就来调查了,并把箫校长被带走了。

当箫淼一知道这个消息,就慌了,顿时没了主意,毕竟箫淼她涉世未深。她真自己那时一冲动,就告诉自己的父亲,想去美国找詹飞,跟詹飞一起去留学,可现在呢?

自己的父亲被扣押了,可能自己以后就没有了经济来源,而自己呢却早已习惯了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箫淼想着想着,她感觉自己真的好糊涂呀。但事情已经成这样,箫淼她该怎么办呢?

她本想告诉詹飞,但詹飞毕竟在美国,还因为自己被打了一顿,所以箫淼心里有点歉疚着詹飞,所以就多少有点犹豫了。但她毕竟只是一个,她需要人安慰,需要人理解。她最终还是拨通了自己闺蜜素梅的电话。

她把自己父亲的事情告诉了素梅,当她把这件事情详细的告诉素梅时,素梅就赶紧告诉箫淼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钱给补上。

也许是箫淼忙昏了,心急乱了,自己也不由疏忽了。但箫淼一下子怎能找出那么多钱呢?是找飞龙呢?还是找那日的同学大鹏呢?

因为素梅毕竟是箫淼的闺蜜,所以箫淼就同素梅小心的商量着,也同时告诉素梅她与飞龙的。她们商量了好久,也考虑了好久。最后,她们把这个人集中到了大鹏身上,毕竟大鹏是詹飞的好,好哥们。但更重要的是,大鹏从高中就一直喜欢着箫淼,只不过碍于他的好哥们詹飞,所以才没再进一步的狂追。

所以,如果现在箫淼去找他,大鹏也一定会帮她。等詹飞回来,也只需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他,那詹飞也不会生气的。但如果是飞龙,那情况也许就不同了。

箫淼考虑着,也许也只能这样了,大鹏是詹飞的好哥们,而自己呢也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詹飞的女朋友,大鹏也许应该会帮助她。当箫淼考虑好,就急忙给大鹏打了电话。

只不过,箫淼不知道,过了这么久,他大鹏变了没有?一会儿大鹏的电话通了,箫淼小心翼翼谨慎的对大鹏说着:“大鹏,我是箫淼,什么有空,我有点事情……”

可是一直没有跟大鹏联系的箫淼不知道,在生意圈忙碌了这么久的大鹏,早已褪尽了那昔日的。生意人吗?讲究的是利。

但又因为自己也一直喜欢着箫淼,那素梅跟箫淼不是一个级别的,就算素梅一次又一次的向自己表白,大鹏却都也含含糊糊的拒绝了。

正在办公室忙碌的大鹏一见是箫淼打过来的,就非常高兴,也有点出乎意料,以为是箫淼在跟他开玩笑,所以刚开始就没有当真。但大鹏不一会儿就听到箫淼那略带哭音的电话声,就感觉到事情已经不妙的。

他便走出了办公室,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一边安慰着箫淼,一边思索着是不是自己的机会来了。但也许生意人本就多诈,所以当箫淼告诉了大鹏这一切时,大鹏并没有立马回复箫淼,因为时间在变,他不知箫淼变了没有?

他不由的考虑了一会儿,就应了箫淼,也挂了电话。但是一会儿,大鹏却又拨通了那一直追求着自己的素梅的电话,等素梅也告诉了自己这件事,大鹏不由心里有了主意。

此时,箫淼也毕竟只是一个学生,就马不停蹄的请了假,回来找大鹏了。箫淼本想着大鹏是詹飞的好哥们,自己也是出于或者,才跟自己父亲说想去美国的,可她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箫校长竟挪用了公款。

真是可伶天下心!也许箫校长只考虑着,自己现在的年纪已经不小了,箫淼本来的归宿也想好了,可自己的女儿就是不争气,他自己抽搐大脑哪里的故障现在能做的:也许就是赶紧凑好钱,让箫淼也转学去美国。那样也许才可以水到渠成,女儿箫淼也可以得到,而他自己却不知这次也许今生唯一的一次他失败了。

而箫淼还有一年才能毕业,那詹飞又去了美国,让箫淼去央求詹飞他们一家人来帮助自己的父亲吗?箫淼她没有这个勇气,但是她没有办法,那她就只能找大鹏了。

箫淼把大鹏约在了离工厂不远的一个叫“觅缘”的咖啡厅。简单的摆设,简单的色调,就像那简单的,觅缘寻缘,缘定今生。

不一会儿,就见大鹏来了,不过那大鹏的身材已经有点臃肿了。大鹏远远的看到箫淼,不由的惊呆了。那还是以前的箫淼吗?还是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箫淼吗?你看,那脸色多么蜡黄,眼睛怎那样的红肿,箫淼她到底怎么了?

箫淼见到大鹏也惊住了,那昔日高傲的箫淼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有点卑微了,可她那有什么办法呢?

她还是不动声色的去跟大鹏说:自己的父亲被带走了,自己家中也没什么经济来源,想借钱先把自己父亲挪用的钱补上呢,还是其他的…。

可毕竟那眼睛出卖了箫淼,箫淼真的就能如此从容吗?其实,箫淼在找大鹏前,已经去看了一下自己的父亲箫校长,可那箫校长遭这一打击,本来那苍老的脸,就显得更加苍白了,意志也好像也被摧垮了。

箫校长他不知道,他想知道:这些年,自己做事这样低调,怎么会这样?他真的好后悔自己这样做。箫校长拍着自己的脑袋,他后悔吗?

其实,他不后悔,自己的女儿怎能后悔呢?那他在干什么呢?也许他老了,他真的老了,真的没用了……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