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太医回乡祭祖之一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太医回乡祭祖之一

节一过,皇帝身边的贴身太医张无量,一下子动了思乡之情。这种,一旦打开了缺口,就无法遏止。打拼了多年,如今坐上了太医馆的第一把交椅也有几年,如鱼似的在龙的身边自由游弋了,可谓是功名富贵到了极品。,求的不就是功名富贵吗?这样的职位,人世间试问有几个人可以得到?

,对张无量来说,一直来都是一种的。祖传多代的中医世家,因为治不好县太爷的夫人,竟被满门下狱,惨死牢房达十多人。要不是他被外地的病人请了去近二个多月避免了这场横祸,也可能早就成了狱中的一个冤魂。爷爷、奶奶、、、叔父、婶母,还有兄弟姐妹,一个个鲜活的,就这样离开了他。一个在方圆几百里内,凭着医德、医术声名赫然的医学世家,在县太爷的淫威下,就烟消云散了。他改名换姓在暗中打听到,全家遭罪的原因是不会讨好县太爷,县太爷一怒,借夫人的病没有治好,定了个沽名钓誉、招摇撞骗的“庸医”罪名,全家就成了邪恶权力之下的冤魂。

“难道正直做人也是错?”开始几年,张无量解不开这样一个心结。他一边远离之地,一边挟着精湛的医术,带着无法解答的疑问,一步步地走向了皇城,走进了皇宫,贴身在皇帝的身边。一步步走来,他弄明白了为什么正直做人都会遭罪的原因——在这个世界上,做正直的好人是没有好结果的。要么做牛,要么做狗。如果作牛,一生就只有困顿,动不动就成了权力的刀俎。人只有变成了狗,才会有在人前人后得到尊敬的荣耀,才会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就这样,他变成了狗,加上医术胜人一筹,在皇宫的太医馆里,夹着作狗的尾巴,终于捱到了福州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医学权力的最高职位,可以尽情而痛快地舒一口长气,给的人生打上一个圆满的分数了。那条夹了多年的尾巴也可以高高地翘起来了。坐上太医馆第一把交椅以来这几年,他可谓是要风得风,要得雨。除了皇帝的家人,上至宰相,下至一般的大臣,谁人不是对他恭敬九分呢?这种极贵的荣耀,就是无人可以匹敌。当官的都知道,他张无量的一句话,随时可以改变皇帝对国家大事的决策,至于小小的人事变动,那更是不值一提。几年来,朝庭里经他鼓捣而擢升或者迁降的官员,也以百计了。谁人给他不好的面色,他通过皇帝也可给人一个得不偿失的下马威,让那些大臣们知道对他的尊敬与否的结局有天渊之别,令他们从今以后都不敢在他面前有半点的怠慢,而只有唯唯喏喏了。

张无量向皇帝请假回乡祭祖,皇帝赞誉了张太医的心,也从心里对张太医这么多年来的忠心耿耿给了最高的奖赏:下达圣旨,传令张无量回乡祭祖所经的各州、府、县,按二级官员的规格接待,不得有违。跟随回乡的人员,也被破例钦定了。

张无量妻奴随从一应人等一百多人,从北方到南方,一路行来,所到之处,早接到圣旨的州、府、县官员,极尽了地主之谊,把迎来送往之事办得体面而隆重。才出一州地界,所得财物换成的银票,就已是数以十万计。按此推算,十多个州的礼物,数目就难以估算了。在下榻的驿馆,张无量与妻子枕边交流着,兴奋得难以入眠。( 网:www.sanwen.net )

才进到自己所在的州域颞叶癫痫日常注意事项地界,就被州官带领府官和县官相迎个正着。当中还有张无量家乡所在府县的官老爷,不远千里前来相迎。待州官和当地府官与张无量寒暄过后,家乡远来的府官才带着县官上前行了见面礼,并且说要与州官一起,护送张无量回到家乡。

接风洗尘过后,已是晚上。张无量家乡所在的府官率县官前来拜见。两级官员早就了解清楚张无量家里当年所遭受的灾难,想为张无量出一口恶气。府、县官员的说话,勾起了张无量痛苦的回忆,想到近三十年的血债,气愤不已。

张无量说:“是要报仇了,决不能放过那么歹毒的县令!”

府、县官员听了,四目相对过后,县令匆匆出去了一会,很快就回来了。府官见县令进来点了点头,知道事情已办妥,就与县令起身告辞。

天亮起程时,一干犯人带到了张无量的面前,齐煞煞地跪了下来。张无量正在疑惑,府上官员走到张无量的马前,抱拳说道:“张大人,这一干人犯是当初县令的一家子,如何处置,听凭大人定夺。”

张无量说道:“着老的抬起头来看看。”

一张皱巴巴的脸,被一个带刀的护卫从后面扯着头发僵硬地仰了起来。张无量看着暮气沉沉的马脸,想起当时的爷爷来。爷爷当时也已是暮气之年,却被眼前这个人仗权嫁祸,方圆百里声名赫赫的一代名医,就这样不得善终。还有一家十多口鲜活的生命,瞬时间,说没了就没了。——这深仇大恨,令自己食无味,睡不香,可现在是否要报仇恨呢?此仇不报,就对不起家里泉下的十多口了,更愧对祖宗!想着想着,张无量说道:“严加看管,容后处置!”府官一挥手驻马店哪里治疗癫痫病,几个衙役就把一干人犯带走了。

途中,所涉府、县的官员都前来迎接,护送着张无量张大人走出自己的所管辖的地域,才抱拳告罪辞别。当然,张无量的囊中也装塞下了不少的金银财宝。看在这些金银财宝的份上,张无量也客客气气地与府县官员告别,还婉拒了州官的跟随。

半个月之后,张无量回到了家乡。听说张无量荣归故里,许多乡亲都在道路以目敬礼。看着有人前面敲锣的仪仗严整的队伍进了村,不少喜欢看热闹的人也好奇地跟在后面。

张无量家里的四合院,早被府、县的官员调派人手修葺一新。看着这座大院,想到当初熙熙攘攘的一家子,还有那些住在院里偏廊的病号,沧桑的感受旦间从张无量的心里涌起。眼前的一切,不变的是门前的两棵绽放着金黄色花朵的橄榄树和院里的两棵挂满小圆形果实的龙眼树,还有开着黄白花朵的楹树、挂果的荔枝树以及几株梓树和其他的大树。池边的翠竹,也比当初繁密得多了。

一个近房堂叔从屋里走出来,被几个衙役阻挡着,不能走近张无量的身边。一个衙役开口道:“跪下!”

可张无量的堂叔却说“不跪!我张天养不会干这乱伦辈份之事。”

张无量一听是张天养,急忙从马上下来,迎上去激动地说道:“叔,叔!”看着看着,就跪了下来,说:“叔,这三十年来,真难为您了!小侄在此给您磕头,多谢您这三十年来对我家的看守和护理。”见张无量都跪了,州、府、县的官员也跪下了,那些奴性十足的跟班,更是不在话下。

张天养急忙扶起张无量,说:“侄子,你回到家了,陕西癫痫病治疗贵吗进屋去说吧。”张天养拉着张无量的手,走了进去,后面跟着十多个人也进了去。

屋外面,衙役正忙着把前来看热闹的乡野之人隔离,不让一个闲杂人等走近张无量家门前半步。一个村里的老者看不过眼,就大声叫着说:“张无量,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人。当了官有什么了不起,多了几个服侍的人就在乡亲的面前显摆威风,算什么东西?你这是在糟蹋祖宗!毁了你的声名!”

张无量听到有人骂他的声音,急忙派人去探个究竟。原来是村里人想见一见他,是衙役不让进来。张无量说:“让大家进来,我很久不见他们了,我想与他们拉拉家常。”

一个个经过搜身的乡亲,走了进来,张无量恢复了当初的心态,与乡亲们热烈地交谈着。府官派来的大厨,正忙碌着山珍海味的大餐。一阵阵难得一闻的香味,弥散在整个穷困的村庄。张无量对胆敢进来的乡亲说:“等会儿,你们大家都在这里吃一顿便饭,不要客气。”

一百多人的晚餐,动用的桌凳碗碟远远超出了张无量家暂时拥有的数量。张天养点了人数,与村里前来的人简单商量后,分散到村里借来八仙桌子和长条板凳以及碗碟盘子、钵子、矩盆等。晚饭开始了,觥光交错中,满屋子的人都喝得兴致高涨。平生没吃过这么丰盛的山珍海味,食欲大振的村里人,习惯地还侧着身子,把一个腿踏在长条凳上,吆喝着拼起了酒,完全忘记了在官老爷面前的矜持。道貌岸然的官老爷和随身的师爷,看着村下人的“丑态”,不停地交换了多次眼色,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态,毕恭毕敬地奉陪着张无量用餐。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