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选择爱人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冯玲是一个,虽然在单位下岗了,但有着一份不错的经营书籍的生意。自己带着十五岁的儿子,过着不错的日子。可是平静的日子中,却遭遇了一场不应该发生的。让她在十年的感情纠缠中,感到身心疲惫。

在她刚离婚不久,正处于低谷的冯玲,每天接送着五岁的儿子,独来独往。能干的她,虽然自己带着儿子,却没有因为一个单身女人的原因而影响正常的。冯玲在工作中,与单位的陈玉强接触相对要多一些。一个是核算员,一个是车队队长。久而久之,陈玉强的无声关怀,使冯玲非常他对自己的帮助。冯玲知道,他有妻子和女儿,有个不错的家庭。所以,在与陈玉强的接触中,非常注意影响,也注意自己的形象,尽管陈玉强有时对她的帮助相对多了一点,冯玲只是把他当做大哥一样对待。但冯玲心里明白陈玉强的心,考虑到自己已经是的失败者,不能再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影响到他人。所以,一直与陈玉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同事也都知道陈玉强是个特别好的老实人,不会对任何女人有非分之想的,只认为陈玉强是在帮助困难中的冯玲。

天老爷也会欺负人,就在冯玲的上小学的时候,单位裁员,冯玲下岗了。一阵苦闷之后,冯玲在书籍批发市场租了个摊位,开始做起了卖书的生意。是要经受各种考验的,冯玲在那几年可以说渡过了不容易的一天又一天。屋漏偏逢连阴,行船偏遇顶头风。在书摊开业二个月的时候,一场大火把整个书城化为灰烬。这时,冯玲不知自己将何去何从?这时,很少言语的陈玉强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借给她一千元钱,并说:“这钱是给你的,我也没有太多。重打锣鼓另开张吧!”

冯玲接过钱,含着感激的热泪向陈玉强深深地鞠了个躬说:“陈哥,这个钱我治癫痫好的医院是哪家啊会还你的,一定。”

就这样,在冯玲困难的时候,接受了唯一的一个的馈赠。又把自己的一些积蓄拿了出来,待书城重新开业后,冯玲第一个进入了比原来要好上几倍的属于自己的书屋。由于冯玲懂得经营之道,在重新干起来之后,生意逐渐红火起来,与附近的学校也有了挂勾。在所有的书城里,谁的销售额也不如冯玲。生意的红火让冯玲的脸上有了微笑,在这时,她又看到了的希望。此时,她把准备好的一千元钱还给陈玉强。可是,陈玉强说什么也不要。没办法的情况下,冯玲为还没有手机的陈玉强花1500元买了一部手机。可谁料到,这部手机却惹了祸。

陈玉强的妻子不知道丈夫把钱借给冯玲的事情,一看到手机后,在对丈夫的再三审问下,陈玉强不得不说了实话。他的妻子为此大吵大闹,闹到了单位,也闹到了冯玲的书屋。最后在单位同事和领导的劝说下,才终止了不应该的吵闹。但从此后,陈玉强的兜可真的比脸都干净了。手机也被妻子拿了去,只要一有电话,妻子就会接,之后在陈玉强回家的时候,再三审查。陈玉强妻子的这一闹,没有太好的效果,反而使陈玉强对冯玲的进攻速度更快了。同时,冯玲在离婚三年后,对陈玉强也有了一定的好感。毕竟相互比较了解,至少他不是坏人,不像现在的男人那样花梢,也许是没有钱的缘故吧!慢慢的对陈玉强也开始有了几天不见就想的感觉。( 网:www.sanwen.net )

在一次,冯玲请陈玉强吃饭的时候,他说:“说实话,我现在下班不愿意回家,但她有病,女儿上学,为了尽义务没办法,现安徽到哪治癫痫病比较好在她的病状让我都无法做男人了。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让我去你家吗?”

冯玲的脸一下子红了,惊慌地说:“不不不,你不应该这样做。你应该照顾好生病的妻子与上学的女儿。”

陈玉强握住冯玲的手说:“你离婚三年了,我知道你很难。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的,我会对她们尽义务的。我知道你苦,你接纳我吧!好吗?

冯玲只感觉到双手冰一样的凉,也不知怎么,那晚他们喝了许多酒。由于酒精的麻醉,他们最终还是没有战胜欲火中烧,两个人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欲望的洪水冲破了。干柴烈火,把两个人燃烧到了顶点。

有了第一次,他们便很难在停止下来,但他们有一个协议就是不影响陈玉强的家庭。以后,冯玲再有什么生意上的事情,也会让陈玉强帮助办理,并还会给陈玉强在经济上不小的帮助。可就在他们彼此和谐的渡过这平静的日子的时候,一件意外事情的发生,让冯玲惊慌失措。

生意日见红火的冯玲,已由一个零售书屋扩展成四家批发兼零售的书店了。自己已经不站柜台了,雇了十多个员工。因此,有些时候自然会与更大的批发商有些交往与联系。有时候请关系户吃饭或者有什么应酬,这让陈玉强有些吃不消。他担心冯玲会与那些生意人有什么关系或者是有染指,把冯玲想的有些龌龊。冯玲为此与他有过争吵,但一想,他是老实人,也是为自己好,也就不再与他计较。

一次,冯玲请哈尔滨的一个批发商去酒店。冯玲在去之前对陈玉强说:“老沈(哈尔滨的批发商)这次来,会给我一笔不小的生意。除了他还有市局的一个处长,吃完饭后,你把单买了。”买单的钱事先冯玲已经给陈玉强了。陈玉强听话癫痫病能彻底治愈吗地答应着,但心里却在敲着不情愿的鼓。

在席中,老沈说了句:“冯玲的生意越来越大了,做为女人能在不太长的里做到这个程度,不容易,佩服!”

冯玲谦虚地说:“哪里啊,还不是大家的帮助与捧场。”此时的陈玉强坐在那里一声不吭,而且总在用眼睛斜视着老沈。

也许是老沈的酒有点过量了,在酒桌上半开玩笑地说:“来,我与女强人单独喝一杯,陈先生没有意见吧?”

陈玉强站起来勉强笑着说:“她不胜酒力,来吧,我陪你。我们连干三杯,用我们的话叫连中三元啊!”老沈碍不过面子,连干了三杯,最后让两个人架出去的。因为这件事,冯玲这笔能挣三万元的生意因陈玉强的三杯酒而告吹了。为此,冯玲与陈玉强也大干了一仗。这时冯玲才想到,陈玉强不适合自己。从此以后,生意上的事情,冯玲再也不让陈玉强过问了,也渐渐的疏远他了。可是陈玉强却穷追不舍,让冯玲感觉有些苦恼。想与陈玉强有个交待,可是接着就出现了一些事情。

陈玉强的女儿上大学了,由于家里没有学费,冯玲为他垫付了一万五千元的学费。并说:“先让孩子上学再说,还钱的事情不要着急。”陈玉强感激不尽。不久,陈玉强的妻子病逝,在冯玲帮助处理完丧事后,为了让陈玉强能尽快在苦闷中脱离出来,冯玲开始尽着当妻子的义务,虽然他们没有领取红色的“证”。

生活在一起后,冯玲越来越感觉到陈玉强知识的匮乏。好多事例让冯玲愈加感觉两个人不能长久的生活在一起,因为彼此不合适,彼此间有一条很难逾越的鸿沟。例如,到银行取款,陈玉强可以拿着建行的卡或者存折去工商行提款。谁都知道,现在是可以异地同平顶山治疗癫痫哪家好行交换,可异行交换提取现金,现在还没有,至少他们所在的城市暂时没有啊!这些事情的发生,陈玉强自己却不以为然,却让冯玲哭笑不得。随着时间的推移,冯玲开始对陈玉强讲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在一个茶楼里,冯玲对陈玉强说:“我们从相好到现在已经有快十年的时间了,我非常你对我的关心和照顾,但我们都不是孩子,事实告诉我们,你我在一起并不合适。我们分手吧!”

陈玉强有些为难的说:“冯玲,我真的非常喜欢你,有时候做的事情可能让你不满意,但我是为了你好。你真的非常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冯玲说:“我知道,但两个人的感情交织,只有喜欢是不行的。我们不是小孩子,我们已经过了十八岁的青苹果的懵懂年龄,还是现实一些吧!我希望你以后能找到一个属于和适合你的妻子。”

这次谈话后,冯玲与陈玉强结束了将近十年的没有“结婚证”的“夫妻”关系。这十年给冯玲最深的感触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只有与喜欢是不够的,更多的是对两个人要合适。冯玲知道,就是在他们分手后的现在,自己有事的话,打一个电话,陈玉强会放下手中的任何事情,到她这里来,而且会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他们的,让我想到了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剧中的太平公主与武攸嗣就是一个例子,谁能说武攸嗣对太平不好吗?不能。最后武攸嗣为太平而死,用死证明了自己对太平的爱。但这样的爱并不能给太平带来,相反让她更感觉内疚与。所以我感觉,和生活还是要合适。正如那句话所说:“婚姻的合适与否,就如脚上的鞋子一样,舒服不舒服,只有自己才清楚。”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