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守望乡村的鸟-

时间2021-04-05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燕子

    燕子,伴着华尔兹的激越乐曲,踏着伦巴热烈的舞步,和着行云流水柔婉的节奏,打梦里水乡的江南轻盈飘来。
    燕子的回归,总会带给我们崭新的开始。
    温润的柔情,正将一切蛰伏的生命缓缓抚醒。尾翼轻轻剪开大地的睡衣,春光便一泻千里。
    婴儿般的春天,在燕子的羽翼下鲜活如招展的花枝。泥土,在燕子的亲吻里微透芳香。所有的农事,被轻喃的燕语打磨得锃亮,春天的我们,和谐地互动。
    燕子,诗意地栖居。不管是旧时王谢堂前,还是寻常百姓家。
    屋檐之下,母亲的笑容虚位以待,如牵念迟归的游子。只等你作巢在她顾盼的睫毛下,完成家的归守。
    季节清秀地灵动。流年似水。
    风景明朗落木萧萧的日子。燕子,随一阵风飘去。连树叶落地的一丝声响也不曾有过,如同来时的轻松。
    山野里偶尔的飞翔,便会擦亮我们迷离的梦境。而心底里,燕子的歌声,清脆如笛。

布谷鸟

    “布谷布谷,插秧锄禾”。
    声声啼鸣在麦子拔节抽穗的声响里,掠过风中的田畴,一浪高过一浪。在父亲手中被泥土擦得光亮的锄尖上,滑进玉米行走的根须,深深浅浅。
  小儿抽搐流口水会是癫痫病吗?;  四月,乡村在你的叫声里青黄不接,静如晨水。大地在布谷鸟叫声里稻花飞扬,遍野芬芳……有一种小满的幸福随风飘扬。生动而温热的气息,丰腴如山路上飘临的村妇。
    嘴角的须羽,一点点红,一脉脉红,那是心的颜色,血的颜色,爱的颜色,时光与相守的颜色。
    啼血的心事,将民间久远的凄楚和前娘后母的无限思量,演绎成乡村无数个朗月之夜的万家灯火。

麻雀

    你总是低飞,只因为高处不胜寒;你总是栖居低枝,只因为树大招风。
    乡村的麻雀,更多的时候,喜欢与雪一起飘落,汹涌飞翔。
    一场雪降落村庄。麻雀,像一枚叶子,长在雪地的树上。没有美丽,只有寒冷。
    天阔。地荒。四野空灵。
    麻雀起起落落,透过晨雾,追赶炊烟,幸福地拾起被我们视而不见的秕谷。有时也不幸陷入筛网。
    我被一群麻雀的探访引路,目光跟随它们的移动而频繁上升、下降。直到最后,心无旁骛地收拾一段段支离的过往,沿最初的栅栏,把阳春白雪逐一回放。
    这些与天地为伍的另类,纵横阡陌的精灵,如一卷漂泊的古画,带着乡村的艰涩和山水的眷恋,依依保留着眼瞳中最清鲜的珍藏。
    一群呼啸而来的麻雀,就是一面烈烈飞扬的旗帜,就是一团席卷丛林的灰色山东癫痫医院哪家专业飓风。或者,踏过连绵霜雪,纷扬如音乐,双双欢快的足迹,如跳跃的音符,在阳光下堆积出如水的柔情。
    也许,这仍然是一抹乡愁。那清亮的叫声,早已占据我的思想。只消一次简短的纵情,就将乡愁一一打开。
    麻雀在树上,没有温暖的家。我常常为之担心,麻雀此时肯定无梦——为觅食它已经很疲累。
    一段日子,麻雀被乡村中毒的土壤逼迫得无路可逃,仿佛大地不再属于自己。麻雀曾有过生不逢时的难过。
    风雨无悔,千年的饥荒。有谁懂得,它们孤独背后煎熬的心跳?弱小的麻雀呵,你是乡村永远的痛!正像乡村走出的民工。
    春寒料峭里,他们偕妻携儿纷纷起飞了。袒露出天南地北的走向,像放飞希望的行者,去亲近被情色和冷漠包围的城市,用辛劳和汗水划开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
    麻雀的温暖不在羽毛,在信念!仰望阳光,心里却盘算着归去的路程。
    一只麻雀,一群麻雀,一大群自远方回归的麻雀,像一群归来的乡村民工,以殷殷的期盼,以久别重逢的表情,幸福地靠近,靠近故土。一路张望,像面对不善言辞的麻雀,何处是故乡?
    麻雀,我奢想与之交谈。我想,我们一定会成为知己,我要用最温顺的话语,诉说你最忠实的守望和最辛苦的过往。
    也许,乡村在某一刻正期待着你的光临,等待你们啄食一个个丰收的念想。等待你们叫醒一树树繁花的盛西宁哪能治好癫痫病放,也等待你们留下一个比一个更美满的身影。

喜鹊

    喜鹊,乡村里的报喜鸟。
   “让白雪染透了身子,首尾与黑夜相抵”。你把喜悦缠绕在蓝幽幽的瓦屋顶,将笑声泼洒在村庄的老槐树上。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在睡梦里也幸福地微笑。
    你的名字和叫声,都与乡村好事连连的故事有关。
    喷薄的朝阳,初醒的村庄,瓦蓝的炊烟,沉沉的雾霭……喜鹊在不知不觉中就飞临村庄,跳跃在枝头屋檐,或者农家院落,正如村庄的福祉,从天而降。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清亮的欢呼,一阵紧似一阵,让农家人心慌意乱。之后,东家来稀客,西厢造新屋;前院后生娶媳妇,后梁有女要远嫁……村庄的喜事如村后的流泉,接连不断,年复一年。
    喜鹊,总在乡村经久不散的闹意里,销声匿迹。
    你总择高枝而居,“它们与人类不同,至今生活在树上”。你春来衔枝作巢的那一天,定是黄道吉日。
    你双双栖居,美满地相约相守,地久天长。
    七月七的古典之中,我看见天下所有的喜鹊,都去银河岸边,在那条隔着两个世界的无水之河上,联起一座长长的鹊桥,让牛郎织女,一年相会一场。你和他们的泪水汇集成河,在鹊桥下幸福地流淌。
    其实,喜鹊的故事,就是关于乡村的故事,一个紧接一个人间幸福的黑龙江到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故事。
    喜鹊飞翔,老树就生出翅膀;喜鹊跳跃,村庄就有了狂想;喜鹊歌唱,天地就一派吉祥。

乌鸦

    风雪漫天而来,无边无际的白覆盖了村庄。
    乌鸦飞过来了。先是一只,然后是一群,一大群起起落落——黑色席卷村庄的天空。我想说,一只乌鸦是神秘,一群乌鸦是恐惧。
    冬天,以摧枯拉朽的名义,让万物尘归于土,完成一次生死轮回的宿命。雪耀眼的白,正好掩盖了许多行将腐朽的事物,包括村庄零落的残羹碎片和荤腥之气。
    于是,乌鸦闻风而来。眼睛搜寻着每一处残留,正对我们熟视无睹的雪地抑或黄昏,你却始终投注巨大的悲情。也许,你从落日的背影里,看见了无数事物正在离去或者行将离去。
    那些在天空中滑翔的黑,雪地里伏着的唯一的的黑,无声地移动。为了一口残留的暗香,你们学会化整为零,形只影孤地穿行于村头巷尾,滩涂河岸。“河水映出那飞动的黑羽,多美!”
    空气比雪更冷。我观望着,眼前瞬间的生动,这黑与白之间的哲学,就像看一出戏——人生之戏。
    你总是被我们误解,将满腹委屈压在心底,“低调地介入我们不免有些张狂的日子”。你总在快乐的白天,以月落乌啼寒霜满天的悲凉,“撩起黑夜的一角衣襟”。
    如今,你们走了,失去你的乡村,夜晚更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