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搞笑小品《我要睡觉》文学小说www.hlmsw.cn,右京彩音

时间2021-04-05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村长家,中间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和两旁各摆一张椅子,村长上)

村长(独白)单独二胎落实了,叔叔伯伯姑姨舅兄弟姐妹这 些字又有用了,农业规模化生产实行了,新农村建设开始了,形势真是喜人又逼人啊,我这个当村长的——国家第六级干部的事儿就多起来了,想不到念不到的就蹦出一个来,足能让你处理半天。(在中间坐下)

(外面,马兰扯着杨三的耳朵,杨三歪头咧嘴的上)

杨三:哎呦,你轻点儿!

马兰:你快点儿!

(到了村长门口)

马兰:村长在家吗?

村长:(急忙站起来边走边说)在,在(打开门)

(马兰扯着杨三耳朵进门,村长吃了一惊)

村长:哎呀干啥呀,你们这是……

马兰(推开杨三,气气的)离婚!

村长:离婚扯耳朵干啥?

马兰:除了耳朵,别的地方扯不动!

村长:胡闹(指了指椅子)都坐下吧。

(马兰刚要在左边坐下,杨三过来拉起她,把她拽到右边椅子上坐下)

杨三:男左女右都不知道,还离婚呢!

村长:谁要离婚?

癫痫病怎么医治?

马兰:我要离婚

村长:为啥,他赌博了?

马兰:没有

村长:他家暴了?

杨三:村长抬举我了

村长:那……他出轨了?

马兰(瞪了杨三一眼)看他那熊样儿,他要出轨了,可真是 “出鬼了”!

村长(不解的)那……还有啥原因?

马兰:我要好好睡觉!

村长(一愣)睡觉……睡觉……那就好好睡呗,离婚干啥?

马兰:他经常骚扰我,我没法儿睡!

村长(思索状)……不算骚扰啊,不算啊(回头对杨三)三 子,你说咋回事?

杨三(咧嘴摇头)我不知道,今儿早上,她精神头儿不好, 吃过饭,在炕上躺一会,起来就把我扯这儿来了。

村长(纳闷地)这可怪了,(回头对马兰)啥意思?

马兰:我受不了软刑了!

村长:软刑?啥软刑?

马兰:罪魁祸首就是八加一,这事不解决,就离婚!

村长:八加一,什么意思?

杨三:酒!

村长:哦,酒怎么了?

马兰:唉,俗话说,酒小儿癫痫患者如何治疗比较好是穿肠毒药啊,他天天喝毒药!

杨三:古语说,色是刮骨钢刀,还有不喜欢这把刀的吗?

马兰:流氓了不是,没有这把刀靠什么延续后代,靠啥养老? 恐龙咋灭绝的知道吗?就是不小心吃了一种毒草,把刀化掉了,才灭绝的,这刀的重要性是毒药能比的吗?

村长(咧咧嘴)这都是在哪儿听说的,今儿真是大开眼界了。

杨三:酒能舒筋活血,还能增进感情,无坚不摧,你看武松 打虎,十分酒十分力气。

马兰:王二家养那头骡子,在哪喝过酒,自个儿拉大车还能 跑回来,别说喝十八碗,就是喝八十碗你也不行!

杨三:我有后代,骡子有吗?这不还差一个档次呢嘛!

村长:行了,你俩就别抬了,我说马兰呐,男人都是这行玩意,见酒亲,我没事也爱喝两口,他要喝就让他喝吧,只要不过量就行,这点事儿离啥婚。

马兰:正常喝点酒解解乏,我还愿意让他喝

杨三:愿意跑这来干啥?

马兰(气愤地)我没给你打酒吗?没给你做下酒菜吗?没像 侍候月子似的侍候你喝酒吗?你那良心呢?叫猪吃啦?

村长:你这也算没说的,那还有啥说的!

马兰:可喝来喝去他就灌了,灌来灌难治癫痫手术需要多少钱啊去他就蒙了,蒙来蒙去 就没大没小儿了,今儿管这个叫爷爷,明儿又管那个叫爹,我都给他当多少回妈了,我再早婚早育也不行啊,他比我大!

村长:那都是临时产生的职称,酒劲一过,自然就退职了。

马兰:有一回他喝多了,出丑出到猪圈去了。

村长:到猪圈有啥丑可出的?

杨三(着急地)别说了,这个磨叽!

马兰:怕啥,好汉做事好汉当。

村长:马兰说得对。

马兰:那天他又出去喝酒了,到大晚黑还没回来,我不放心,到屋外听动静,就听猪圈的母猪一劲吭哧,听动静,不像是见到生人儿了,也不像要食吃,我才喂完呐,再有十天就下崽了,我不放心,急忙打开猪圈的灯,唉呀妈呀,吓我一跳,只见一个长毛铁齿的东西,像破口袋似的搭在墙头上,我咋着胆子走到跟前一看,可把我气坏了,他又喝多了,整个身子头朝猪圈,两头出稍(臊)的横搭在围墙上,嘴里还打着呼噜,母猪冲他一劲吭哧。

村长:三子,你真能冒险,要是母猪一激动,咬你脑袋一口 咋整?

杨三:稀里糊涂了,碰着个啥东西就想躺下睡,抓根稻草就能搂着睡一觉。

村长:稻草咋搂?一根。

杨三:这叫有条件睡,没条视神经可以引起癫痫病吗件创造条件也要睡。

马兰:母猪看见我,直接冲我来了,嘿儿嘿儿的,又是一种叫法儿。

村长:吭哧吭哧和嘿儿嘿儿的是不一样。

马兰:可不是咋的。

村长:啥意思呢?

马兰:我就给你猜着翻译一下吧,跟他叫那意思是:滚一边去,无赖,滚一边去!跟我叫那意思是,快把你男人弄走,你闻闻这酒味儿,可产房都是,空气传播呀,当心我明儿给你下一窝小酒鬼儿!

村长:啥,这不是你猜着翻译,是你猜着想的。

马兰:咋说吧,母猪怀了崽儿也算孕妇啊,谁家孕妇床边睡 个男人能不尴尬呢?你要不要脸小事,人家名誉毁了!

村长:你推想的也对,可母猪有这自尊吗?

马兰:将心比心呗,没法子,个人男人惹的事,咋能不管呢?

杨三(撇撇嘴)纯粹有病!

马兰:咋,替你道歉,你还有理了?

杨三(无可奈何的样子)

村长:你咋道歉?

马兰: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弄到屋里,让母猪放心的躺下睡觉,这就是道歉。

村长:也对,让母猪好好休息,准备下崽儿,也对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