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累赘||| -

时间2019-12-05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爷爷这一生养育了六个子女,五个儿子,一个女儿。或许爷爷和婆婆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晚年生活,会过得如此的心酸。                                                                   

  1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就知道又是什么事情了。因为我看到了家族群里幺爸发的照片了。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停在爷爷家门口,爷爷躺在救护车上,看上去很难受。虽然幺爸只是发了这么一张照片什么都没有说,但大家都知道,爷爷又要住院了。今年,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当幺爸发出这张照片之后,家族群里就冒出一连串的问题,这其中当然有我爸妈。大爸问:“六啊,老汉又囊个了?”四爸问:“什么情况啊?”大哥问:“幺爸,爷爷严重不?”嬢嬢问:“六,老汉什么时候发作的?”我妈问:“瑛,老汉现在是什么情况嘛?”六是幺爸的小名,因为排第六,他们的小名都是按照顺序来取的,除了大爸,剩下就依次取名:王二、王三、王四、王六,我爸排第三。瑛是我幺妈,我妈自认为他们关系很好,所以才在这个时候问我幺妈爷爷的情况。但这里面,唯独没有问爷爷情况的是二爸家。随后,幺妈在群里发了一段语音:“不要老人的什么事情都找我,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老人。我也在上班,不晓得是什么情况,我也很累的,每天辅导多多做作业,王超马上高考了,麻烦大家多体谅体谅我们一家,谢谢!”幺爸家两个孩子,大的一个马上高考,小的一个读三年级,每天晚上都要辅导做作业。幺妈发出这段语音之后群里一下子鸦雀无声了。然后我的电话就响了,此时我正在吃饭。“喂,妈。”“你爷爷又不好了,你晓得不?”“我晓得,刚看到了。”“这次该是我们去照顾了,我跟你老汉这么远也走不到,你跟王林(我弟弟)商量一哈,请几天假回去照顾你爷爷吧。”“晓得了,我跟王林商量一哈。”“恩,这次该轮到你二爸家跟我们家了,不管你二爸家谁回去,该我们的责任我们自己就去做。”“我晓得,以后你不要在群里什么事情都去找幺妈,人家这两天也很忙。”“以后不问了,我囊个晓得她没有上班嘛。”“本来他们平时照顾都很累了,这哈王超马上高考了,爷爷又生病了,肯定心里毛躁,你也不要去多想。”“我晓得,哪个去跟她计较嘛,只是觉得她说话语气听起不舒服。”爸妈跟四爸四妈这两年都在贵州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所以每次只要是有关爷爷婆婆的事情,原本是他们的责任我妈都会找上我,这一次,也是一样。爷爷婆婆今年都是80岁高龄了,爷爷年轻的时候就离不开药了,老了之后各种病更是找上门来,高血压、肾衰竭、慢性支气管炎、冠心病,进医院的次数一年比一年频繁。婆婆患有高血压、高脂肪、高血糖,换季感冒的时候总是要折腾几天,身边都是需要有人照顾的。但子女这么多,能真的在身边照顾的却一个也没有。去年就是考虑到没有人在身边,他们不管爷爷是否同意,就把爷爷婆婆从老家小镇接到了县里,专门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正巧幺爸一家住在县里,方便照顾。我清楚的记得,爷爷婆婆上县里的时候,是非常不愿意的,婆婆甚至哭了一场。子女众多,每次生病需要照顾的时候大家都说忙,然后大爸就规定,两家人打组合,挨着顺序来,轮了几圈之后,这一次就轮到二爸家跟我家了。每次不管是爷爷生病住院还是婆婆生病住院,我们家去照顾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我,弟弟辅助。                    &nb阵发性癫痫表现出sp;                              

  2跟弟弟商量之后,我请假定了第二天7:13的动车。周二周三我回去,周四周五弟弟回去,加上周末两天,我想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到达医院的时候爷爷躺在床上休息,婆婆刚吃完早饭,幺爸还没有来。看到我的时候,爷爷婆婆的脸上笑开了颜。婆婆:“幺女,你又请假回来了啊。”爷爷:“又麻烦你们跑回来。”我:“哎呀,我回来看你们是应该的呀。”婆婆:“没见其他人跑的这么快也。”我:“就当我替爸妈孝敬你们嘛。”幺爸来之后去找了医生,因为爷爷是医院的“老客户”了,爷爷每次犯病住进医院医生都说只能是靠养护,能拖一天算一天。这次是因为爷爷洗澡感冒引发了其他并发症,在医院养护几天就好了。幺爸把爷爷的医保卡、就诊本、检查报告等一堆资料交给我便去上班了,我就看着爷爷输液,陪着婆婆纳鞋垫。我也记不清婆婆究竟纳了多少双鞋垫了,刚开始的时候说一人一双,家族里大大小小加起来有30几个人呢。后面婆婆又给每个儿子儿媳妇各纳了一双鞋垫,每次爷爷住院的时候,婆婆都是靠纳鞋垫打发时间,我心疼她,让她别纳鞋垫了,她说趁她还能动还能绣就多做一点,以后你们想要就没有了。纳鞋垫真的很伤眼睛,婆婆一直戴着老花镜。纳鞋垫的过程中就跟婆婆聊家常,婆婆说,不让二爸家的回来,幺爸不同意。我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没有联系,但回来照顾你们也是应该的嘛,而且他们家每次只有你们生病住院的时候才回来看一次,幺爸肯定不会同意的呀,这也本该是他们做的事情。其实,我知道,婆婆不喜欢二爸家,不想看到他们家的人。上午,幺妈虽然很忙,但还是抽时间来看望了爷爷婆婆,还给爷爷煮了两个玉米,便上班去了。吃完午饭没多久,二妈就带着她一岁多的孙子回来了。样子看上去风尘仆仆,但她看她孙子的眼神却是无比精神。知道他们还没有吃午饭,便把幺妈给爷爷煮的玉米加热给他们吃了,这期间似乎并没有听到她问候爷爷的病情。在这两天里,二妈并没有为爷爷做过一件事。爷爷吃饭是我在管,爷爷输液是我照顾,爷爷吃药是我喂,爷爷下床活动是我搀扶,晚上自然也是我守夜。因为我觉得我是孙女我也年轻也没有小孩要照顾,照顾爷爷也是应该的。我也体谅二妈家的难处,家里就二哥一个孩子,二爸和二哥要上班,为了爷爷回来照顾自然是不可能的,二嫂上班的同时又要照顾另外一个孩子,所以自然二妈就带着侄儿回来照顾爷爷,说是照顾,但其实她什么都没有做过。她的专注力一直都在侄儿身上,侄儿很调皮,在病房里到处跑,又吵又闹,虽说这是孩子的天性,但我觉得二妈溺爱的程度比较深。侄儿喝奶的时候是不会好好喝奶的,抱着奶瓶喝几口又不喝了,十分钟不到又缠着二妈要奶喝,一个下午的时间他都在喝奶中度过。让我更不能理解的是晚上,因为我要守夜,吃了晚饭就让二妈跟着婆婆回去了。第二天婆婆跟我说,他们昨晚睡得很晚,说是看动画片看到晚上十二点才睡,早上起来婆婆还给二妈煮面条吃,我当时真的无言以对,这究竟是回来照顾老人还是老人照顾你呢。婆婆因为没有睡好坐在病房直打瞌睡,我便让她在床上睡了一会,下午二妈带着侄儿在走廊的床上睡了一下午,我不能想象,如果我没有回来,他们会怎么照顾。下午大爸和大妈也过来看了一下,就大概了解了一下爷爷这次是怎么犯病的,知道爷爷是因为洗澡感冒引发的,大妈说了一句:“不能洗澡就不要洗澡嘛。”天!重庆的夏天那么热,平均40度左右,哪个能忍受天天不洗澡?哪个能忍受出那么多汗水只用毛巾擦一下?爷爷又不是故意要洗澡洗感冒的。可是爷爷面对大妈,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低着头。我定了回重庆最晚的动车票,临走的时候,我:“二妈,今晚就麻烦你守个夜,明天王林就回来了。”二妈:“要得,没事,你回吧。”我:“晚上估计幺爸晚上也会来看一下的,有啥子事情你跟幺爸说一下。”二妈:“好,你走嘛,不晓得老头一天在屋头干些有继发性癫痫需要咋治疗啥子,找些事情来做。”我:……

  3第二天中午都过了很久了,王林才到,他骑摩托车从重庆回去,路程遥远不说,我还得担心他的安全。王林给我发信息的时候我正在午睡,一点多,他到了,说爷爷婆婆还没有吃午饭,我惊讶,都一点过了,怎么还没有吃午饭?我问二妈呢,他说在弄她的孙子,我说那你赶紧去买点吃的,都一点多了,怎么搞的,两个老人还空着肚子。王林跟我发牢骚,说不晓得这么大个人是怎么在照顾病人的。我能感受他的怨气,因为小时候的事情,他并不喜欢爷爷婆婆,如果不是为了老爸跟老妈,他是不会回去的。晚上,王超趁晚上的空隙也到医院看望了爷爷,他第二天还要参加高考。下班,我打电话问爷爷的情况,王林说一切正常,今晚他守夜。我说你守夜的时候机灵一点,不要一睡就睡得跟猪似的。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见王林凌晨四点多发了一个朋友圈,配文:人老了就像小孩子一样,睡觉是不肯睡的,还是洗个脸起床吧。爷爷从之前生了一场大病之后,性格就发生了转变,对我们家也发生了看法,经常像个小孩子,其实,我觉得也蛮可爱的,比他年轻的时候好太多了,我似乎都记不清爷爷年轻时候的模样。事情发生是在中午,我也是一个午觉醒来,就猛然看到群里炸开锅了。王林:“什么情况,睡个觉起来人都不在了,爷爷还没有出院呢,这样照顾老人是不是有点不对哦?”二哥:“嫩个远拖娃带仔的回去照顾哪里不对了?一大家人都欺负我屋头,嫩个做是不是也不对哟?”二哥:“以后屋头有啥子事情都不要通知我家了,没啥子好通知,从小到大,一大家族的人都欺负我们家,排挤我屋头,爷爷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这一家人,你们要孝顺当孝子的你们继续当,以后就当没得我这家人。”王林:“我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哥不了解事情经过先不要冲动。”二哥:“是噻,一大家人都欺负我妈,我屋头都没得人管得,这么远回来,还要囊个?”王林:“回来什么事情都没做过,还不如不回来。这是老人的原话。”我赶紧给王林打电话问情况。王林:“昨晚都没有睡好,早上看到二妈来了,就睡了一会,结果等我起来,人都走了,也没有跟我说。”我:“二妈肯定跟婆说了的,你在群里嫩个冲动,二哥都冒火了。”王林:“他冒火我还冒火也,她啥子事情都没有做,回来还不如不回来,我退群了,以后莫喊我回来照顾。”这个时候,二爸出来在群里说了一句话,说王林不晓得天高地厚,还好王林退群了。接着,大爸出来说了一句话:“王家两个大学生说话很有水平嘛。”群里其他人都没有说话。那一瞬间,我诧异了,因为在这之前二哥跟我们一家人的关系都是不错的。但现在,我觉得,以前我妈对他的那些好,都喂狗了。后来经过打电话了解,事实是,早上医生来查房,说爷爷可以出院了,二妈就觉得没得啥子事情了,就跟婆婆说她先走了,婆婆自然也是想她快点走,估计二妈看到王林在睡觉就没喊他。下午,我妈给我打电话,说二爸打电话把我爸说了一顿,我爸呢又打电话把王林骂了一顿,然后我妈呢,又给大爸打电话诉说委屈,大爸说二爸家的事情他也管不了,因果善报后面都看得到的。                                                                               

  4下面我要隆重介绍一下他们年轻的时候。爷爷婆婆年轻的时候脾气都不太好,特别的强势,婆婆跟每一个人都吵过架,从儿子到儿媳妇再到孙子媳妇都吵过架,可凶了。他们年轻的时候最不喜欢的不是我二爸,而是我爸。我爸只有小学学历,所以赚钱的本事自然也不高,在昆明的那几年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辽宁治癫痫专业医院回重庆之后才开始慢慢好转起来。而且我爸性格很温和,属于慢性子,我爷爷不喜欢,说他没能力,太笨了。爸去昆明的那几年,我妈就带着我和弟弟守着这个贫穷破烂的家,就两三间砖瓦房子,厨房和猪圈是用竹子和泥土混合搭的,一到下雨的时候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那几年计划生育也追得特别紧,因为我弟弟是超生的,自然是要罚款的,可我们并没有钱交罚款。我记得有一次,追罚款的人又来了,可我妈一分钱也拿不出来,只有去找人借钱。找大爸,大爸说他也没有钱,投出去的钱还没有收回来,其实是怕我们还不起。找二爸,还没有等到我妈走到他们家,我就看见原本在坝子里站着的二妈关上了门,我妈走到他们坝子边并没有上去,但我妈还是开口了,二妈从他们家二楼出来,站在阳台上说你二哥没有拿钱回来,我也没有啊。我妈失望至极,在那一刻,我妈说从此以后绝不找他们借一分钱。后来,还是我幺公借了几十块钱,并跟要罚款的人说好下次多交一点,当天下午,我就跟着当时在我家玩耍的大姨去我大姑婆家借钱,她说她家有。因为没有车,我们两个女孩子从中午走到天黑,才到他们家,第二天我拿着钱又往回走。贫穷的心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童年的日子都过得清汤寡水,因为穷,辣椒下饭是除了肉以外最下饭的菜。酱油拌饭也甚是好吃得不了。因为没有钱,买不起猪油,我们一家人曾一个月一滴油水都没有沾。我跟弟弟实在是熬不住了,就把腌制的酸豇豆捞起来吃,一根又一根结果把缸里的豇豆都吃完了,我们两个吃得直流清口水。要到开学了,爸没有打钱回来,我们没有钱交学费,报名的那天早上,我跟弟弟在街上桥边看着来来去去去学校报名的孩子,等着妈从外公家拿学费回来,那是外公卖猪的钱。还是因为没有钱,妈生病了从来都是自己扛,拖着要垮的身体依然挑水爬山做农活。有一次,在做农活的过程中摔伤了腿,走不了路,田里没有人帮忙耕作,土里没有人帮忙拔草,那正是农忙开春最忙的时候。婆婆爷爷是顾不了我们家的,婆婆还好一点有的时候会帮忙看一下,爷爷是从来都不过问的。最后还是我妈的娘家人,我的外婆带着他们那边的人过来帮忙。他们天不亮就出发,从我外婆家到我们家走路要整个上午的时间,早上出发中午才到,舅舅还因为天没亮看不清路摔倒了田里。姑婆跟夏公公也是翻山过来帮忙,这些苦,这些恩,我跟我妈一辈子都记得。恨,也记得。但我妈依然善待每一个人。大爸家要修房子,我妈依然去帮忙。二妈羊癫疯发作的时候我妈依然去看望。后来在重庆的时候,二妈因为看病还在我家里(一个17平方的出租房)住了一个月养病,我跟我妈依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当我二哥不能照顾二妈的时候,是我带着二妈去医院。二哥后来在重庆上大学,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我家,我妈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还专门为他买一张椅子。幺姨都说我妈傻,别人那么对你,你还掏心掏肺的付出,不值得。我妈却说,我又不亏什么,就当是做善事了,为后人积善。说得有点多了,反正爷爷年轻的时候就是不喜欢我爸(没本事),不喜欢我(重男轻女,生我的时候看到是一个女儿还说拿去扔掉),不喜欢我弟弟(不听话闹腾),不喜欢我妈(太强势),反正对我家各种不满意,各种不喜欢,婆婆呢就是跟各家各种吵,跟大爸吵、跟幺妈吵、跟二爸吵,跟二爸家还闹到了要断绝母子关系的地步,听说那封断绝书至今还在老屋的某个角落压着呢。年轻的爷爷最看不起的是我爸。我爸呢,自然是最恨爷爷婆婆的那个人。他认为他这辈子所有的亏都是因为小时候书读得太少。小学毕业的时候,他跟四爸一起都考上了,我爸考了满分,但却不能去上学,原因是家里穷供不起两个人读书,然后就让我爸在家里放牛,让四爸去读书,耽误了我爸的一生,四爸书也没有念完,因为他念不进去。我爸是爷爷六个子女中学历最低的,大爸念了高中,凭爷爷的关系还当过村官。二爸也是高中,在建筑行业混得风生水起。四爸虽然没有念完初中,但好歹也混过,跟着我爸也在建筑行业的最底层不好不坏的混着,幺爸的学历是最高的,大专,他做过的事情也挺多的,当过乡村牙医、开过包子店、做过卤菜生意,却一样也没有做好,最后还是跟着二爸又混进了建筑行业。我爸虽然学历不高,没如何检查癫痫病更准确啥本事,但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也是我最敬佩的男人。他是我的大树,是家里的顶梁柱,虽然不是最好那一种,但他拼命把他最好的一切给了我们。2007年,弟弟小学毕业,我爸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把弟弟从村里接到了大重庆念初中。2008年,我初中毕业,我爸也把我从村里接到了大重庆念高中,至此,我们在重庆开始安家了,虽然只有17个平方的出租房,但至少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爸非常看重我们的学业,希望我们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不要走他的老路。虽然在他最大的希望上我跟弟弟让他有点失望,但至少现在,我在医院不好不坏的混着,弟弟是产品经理,我们都能养活自己,也有些许的能力照顾爸妈,我们一直在努力。都说亲人好,但泼我们冷水的就是所谓的亲人。他们,让我们一家人受尽了白眼。当爸把我们接到重庆念书的时候,他们说,就那点能力怎么在重庆生存下去?娃儿读书不得行还非要盘个金娃娃?当我跟弟弟考上大学的时候,他们说是啥子撇学校哟,以后工作都找不到吧。当我爸准备在重庆买房的时候,他们又担心我们付不起首付,还不了月供,但现实却给了他们狠狠一巴掌。看到我们在老家街上买房了,他们也跟着买,还非要买在一堆。看到我们在重庆买房了,他们也紧跟脚步。二爸家在重庆买了二手房,二哥因为好高骛远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最后还是跟着二爸混起建筑行业的老本行,他当时可是师范大学毕业的,考上大学的时候,我爷爷还给他办了几桌酒席。四爸家也买了二手房,四爸的儿子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去念了厨师,最后却也要走上他们的老路了,这些都是爷爷年轻的时候最宠爱的人啊,是他年轻的时候引以为豪的人。却不曾想,老了,时常回去照顾他的是当初他想扔掉的孙女;时常回去看他的是他当初最讨厌的孙子;每年接他过年的是他当初骂走的儿媳妇。我爸,始终过不去他心里的那道坎。                                                                       

  5为什么我说爷爷是累赘?因为没有人愿意照顾。老人生病需要人照顾,每个人都有自己看似合理的借口。爷爷今年又患上了白内障,年龄太大是没有办法动手术的,视力是一天不如一天,婆婆还能勉强照顾,但也很累了。两个老人孤苦伶仃的住在一个出租房里,幺爸每天都要过去看两次,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幺爸说每次去的时候都看到两个老人靠在窗口的位置,一直看着外面。幺爸说那个画面他每天都见到,心里难受。9月,四爸的儿子结婚,他们想了两个方案:1、指定一家人照顾,其余几家就拿钱。但有人不愿意,说不就是拿钱嘛,谁拿不起吗?2、一家人住一个月,可是,大爸跟幺爸是在县城里,二爸跟我爸是在重庆,四爸又是在镇上,总不能每个月都把两个人接去接来的折腾吧,更何况,他们现在年纪大坐不了那么远程的车。所以,到最后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等着过年的时候在商议。其实我知道,婆婆只想住在我们家,跟着我妈,但我妈这两年又不能一直在家里照顾。爷爷说想回老屋,大爸不让,说你回去嘛,回去就是等死。

  6我本是单休,虽然周五的时候爷爷出院了,但我还是买了周六一早的票又回去了。给爷爷熬鲫鱼汤、包饺子,他从中午一直惦记到晚上,乐得像个孩子,给婆婆纳鞋垫、唠唠嗑,彷佛过了好几个世纪,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你最渴望什么呢?孩子?可他们迫于生活无法每时每刻陪在你的身边;自由?可你老去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你的梦想,去不了你想去的远方。陪在身边的只有你的伴侣。至于孩子,或许你只是路过了他们的生命路程而已,你们或我们,终将会离开。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