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樱花殇情感故事海崖文学网手机版

时间2019-10-12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引子樱花祭

  初春,樱花在人群中悄然而落,尽管碍于面子不敢哭,眼泪却仍是止不住的落下——我被石头绊倒了脚踝!

  好不容易忍痛走到了角落中,才肯低头顾一下自己的伤,那里肿的可怕,从小到大第一次受这么严重亦或这么痛的伤,刚刚止住的泪又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温暖的手掌伸过来,伴随着温和的安慰声。

  从此,我再忘不了那声音的主人——离殇。

  壹离殇

  离殇伴我已有三年,我庆幸自己将他留了下来,我从不信缘分,也绝不信我们分别后会再次相遇。

  我不知自己为何要将他留下,或许当初只是随口一问,他却答应了,于是我便不顾父母阻止将他留了下来,他武功极好,时刻保护着我。

  还有他的名字,我曾问他为何叫的名字这般伤感,他不语,只是扬起他那好看的面孔,伴着淡淡的忧伤。

  在我印象中,他总是一身墨黑色的长袍,但我觉得,他其实更适合穿白色,直到他微笑着拒绝后,我才发现,我从未能左右过他的思想,亦或者,我从未懂过他。

  贰青衣

  又是初春,今年的樱花仍是缓缓落下,我盯着那些樱花,直到那花中出现一抹黑色身影,嘴角才慢慢勾起,与那身影速度一般,直至走到身旁,嘴角终于勾成一轮新月。

  “离殇,今日可是在府中呆得不耐烦了?成天都要跑出去。”我淡淡的说,心中却希望得到答案,什么答案呢?我也不知道,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同他说话,仅仅是为了听他的声音。

  “恩。”即使是一个字,我也心满意足。

  但今天没有。

  我相信此刻我的脸上一定会是满满的忧伤。

  我轻叹一口气:“离殇,我要嫁人了。”我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只可惜,什西宁到哪里治癫痫最好么都没有,回答我的,仍是那飘渺的一个字“恩。”

  “三年了,你没有要同我说的吗?”这一次,唯独这一次,我不想得到答案,我知道,他若出口,必十分伤人,三年前随樱花来的离殇,早已随着樱花败落,离开了。

  “离殇愿永远保护姑娘。”疏离的语气让人一听便心寒,明明是坚定的语句,却让人明白,这,便是拒绝。

  罢了,这样也好,带我嫁了人,他离去,我便可以安稳的过张爱玲语录关于爱情一生了。

  父母将我许给的那个人叫墨青衣,从小便与我在一起玩,直到遇到离殇后,我们才渐渐疏离。

  嫁给他后,兴许我会过得很好,兴许我不会再想起我的生命中出现过离殇这个人,兴许……世上哪有那么多兴许?

  眼圈有些泛红,摆摆手:“好了,下去吧。”

  他嘴唇微微一抿,决然的走了出去。

  我扬起嘴角,想笑,却未笑出。

  “是谁让你如此苦闷啊?”来者正是墨青衣。

  我不屑的哼了一句:“与你何干?”心底仍保留着那份纯真的记忆,三年未见,再次相遇,首先涌起的,仍是暖意。

  他也不恼,呵呵一笑,想找个椅子坐下,却发现四周再无可坐之处,只得站着,语气微微有些无奈:“此次来,是要与你谈论……成亲之事的。”

  “爹爹如何说,我便如何做是了,左右我如今……”再想不出合适的词,只好尴尬一笑,望向他,却不是想象之中的笑意盈盈,相反,他满面愁容。

  “妍儿,我从未想过要娶你。”他有些急躁,我也只当看不见。

  “青衣,我也从未想过要嫁你,可世事难料不是吗?我们终究逃不掉。”我漠然走出屋子,望着漫天飞落的樱花,伸手接住一朵,细细看了,又扔下,又从树上摘下离自己最近的一朵,小心护在手中,转头向一直看着我的青衣兰州治癫痫专业医院道:“方才我说的,你可懂?”

  青衣喃喃道:“妍儿,你所说得我何尝不懂?但我……我做不到……”

  我看着他的脸,又低头看了看手中已不成形的话,心中泛起阵阵伤感。

  我艺不是么?

  弎初心

  当夜,我和衣躺在榻上,暗自思量,忽的闪出一个黑色身影,迅速熄灯,不等我呼喊,一只手已捂在我嘴上。

  “是我,离殇。”哪只手离开,我松了口气。

  正要问他三更半夜来此作甚。不料他却提前开口。

  “苏妍,我只问你你tm告诉我什么是爱情一句,你喜欢我么?”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犹豫了一会儿,但仍是点了点头。

  “那你可愿与我走?”

  点头。

  肆梦境

  逃出苏府仿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转眼便入秋了。

  离殇将我带到了一片满是樱花和枫叶的地方,他说这般,我便不孤独了。

  我眨眨眼,表示不解。为何要孤独?

  自从离殇与我逃出来后,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这种情景正是我在梦中梦过千百遍的。

  “在想什么?”离殇做到我身边,将落在我头上的一片枫叶拂去,又道:“老坐在门口,小心着凉了。”

  我心中暖暖的,又突然想起一个埋在我心中好久而又不敢问的问题,想了许久,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离殇,你为何要带我出来?”

  他身形一顿,答道:“你不想嫁他。”

  我挑眉:“这么简单?”

  他笑笑:“就这么简单。”

  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半撒娇状的问他:“离殇,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癫痫发作该怎么救治呢?”这个问题亦是我曾经不敢问的。

  没有想过得到答案,他却肯定了,我万分惊讶,原来……离殇这么容易搞定吗?

  伍突变

  正惊讶之时,远处微微出现了打斗声,等我反应过来时,离殇已经融入了那场战争。

  为首的是一袭青衣的男子,我首先想到的便是——墨青衣!

  此时一黑一青,黑衣清朗,青衣邪魅,再仔细瞧瞧,原因便也能猜出个七八分。

  果然,墨青衣先开口:“为何要害伯父伯母?”

  离殇皱皱眉,目光中有几分严肃,一闪而过,沉默,算是默认。

  “我自然不能让你再在这里伤害妍儿!”墨青衣又进攻,离殇并不躲,我见不妙,下意识扑到了离殇身前,说时迟,那时快,青衣见是我,马上要落下的剑锋一转,落在了地上。

  “妍儿,你便待他如此好,你可知他杀了伯父伯母?”

  我抓在离殇衣服上的手松开,有些反应不过来,离殇也不否认,我抬头呆呆的望着他,想当初,我与他初见时,也是这般情景,只是那温润如玉的笑容没有了,满眼中,只有他紧皱的眉头和紧抿的嘴唇。

  陆重圆

  自始至终,我与他都为说一句话,青衣带我走了,一路上,我大哭,哭的毫无形象可

  樱花殇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多日后,报社。“我说。”青池咽了一口口水,毛骨悚然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黑泽银,“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的时间,你怎么每天身上就多些伤口?”“不,没事。”黑泽银微微一笑,嘴角晕开的紫色於痕,他抬手擦了擦发疼的部位,表情看上去分外诡异,“我觉得这顿打至少没有白挨。”青池看他的目光变得更

开封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2019-10-12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节融合身体之中的本源力量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刑天灵魂之上的呐喊声,原本模糊的意识竟然如同是回光反照一样,突然地全面清醒了过来,那虚弱一下子从他的灵魂之上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样,就连那一直缠绕在灵魂之上威胁着他生命的死气,竟然在这一刻都停止下来,不在对他的灵魂形成威胁。新生,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刑天的灵魂得到了新

2019-10-12

“什么?”雷傲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说什么?”雷傲一步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凶狠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2019-10-12

陆勇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笑话,拿着别人赔给自己六千万块钱到处要买东西,又是要买画,又是要买石头,最后还要买会员卡。今天过后这同市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就叫六千万。只不过这名头不是炫富,而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周小昆这会拿到那石头是有点心满意足,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么折腾。杰西把手里的刚才包主管给周小昆开的证明递给周小昆,也长长的松了口气。陆勇刚才像是抬死狗一

2019-10-12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

2019-10-12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宁静作文500字
  • 下一篇:我作文100字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