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我家兄弟大排行_现代诗歌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堂兄弟大排行

 

 

 

  我家住在蓝田汤峪张坡村。

 

  “张坡村”,从这村名便知,是张姓祖宗的故地。社会进步,历史发展,张坡村也同样。虽然经历数千年的历史演变,现如今的张坡村,却仍以张姓居多。

 

  而我家也正是这张姓之一,且辈分排行还不算低。有人与家父同龄,我却称人家“哥”;有人年龄长我三、四十岁,却要称我“叔”。

 

  再比如,同样为“堂兄弟”傍系亲属太爷的孙子孙女,年龄比我小十多岁,我同样须称叔道姑。

 

  这些年龄与称呼上的不协调,难免让人感觉别扭,可“萝卜虽小,长在 ‘辈’( 背)上。”没办法,还得遵守老章法、老章程,不能乱了辈分。

 

  在我们故乡,或者说在比较亲近的族群,都有一个传统,就是堂兄弟大排行。

 

 

  太爷(曾祖父)那一辈,我无从知晓。因为我只见过一位太爷,称作“老爷”,不幸在“文革”早期,经不起迫害而身亡。我的这位曾祖母却一直活到一百多岁,于2000年前后辞世。1993年我回家省亲,仍见老祖母耳聪目明,思维敏捷,饭量胜过自己六十多岁的儿媳和女儿。

 

 

  在我的爷爷辈,我爷爷为长,下有二爷、三爷、四爷、五爷和六爷,均为堂兄弟。但我年岁太小,只记得五爷、五婆和六爷、六婆。

什么因素会造成癫痫病? 

  五爷,精瘦干练,白须白发,大概在我六、七岁的时候(1965年前后)去世。人称“张木匠”, �H木桶的高手,远近闻名。五婆晚年罹患心脑血管疾病,瘫痪在床,受尽痛苦,辞世于1975年左右。

 

  六爷,是一位老中医,在焦岱、汤峪、史家寨,可谓闻名遐迩。甚至名传白鹿原、县川一带。几十公里以外的患者,也慕名求诊、寻医问药。六爷喜酒、善言,名望极高,是汤四村(张坡、汤庄、石佛街、薛庙村)红白喜事著名司仪,也因此经常烂醉如泥。六爷1995年前后辞世,享年90余岁。

 

  六婆,干净利落,把家里家外收拾的井井有条,老人、小孩出出进进,个个精神干练、穿着整齐。六婆出身高贵,是石佛街“大地主”周家的大小姐,辞世于1994年前后。

 

  我的亲爷爷虽然为长,据说在旧社会也是当地的“三大名人” (另一位是石佛村大地主肖某某,亦与我家沾亲,其儿媳正是我的姨表姐。另一位为石门村我的外公催某。)之一,外号“张�M碌”,却以抽大烟、赌赙著称。据说,赌赙竟赌到20多里以外白鹿原上的田村、孟村、前卫一带。可惜,有一次赌博归来,三更半夜行至贵人岔,却遭人一顿暴打,浑身伤痕累累,卧床数月不起。

 

  贵人岔,什么地方?虽说是焦、汤交通要道,“文革”时,这里却是法场,枪毙人的地方。足见其偏僻。

 

  爷爷奶奶去世过早,只留下我的父亲和年幼的叔父兄弟二人。

 

 

  在我的父辈,父亲同样为长,堂姐堂弟们均称我父为“大伯”。父亲一生务农,心灵手巧,能写会算,解放前做过糕点,解放后曾任供销社售货员、癫痫病怎么治才有效信用社信贷员,也是种地的好把式。1981年三夏大忙,殉职于抢收抢种的紧张劳动之中,享年65岁。母亲1992年秋去世,享年73岁。

 

  二叔与父亲为堂兄弟,进了石门村的门,成了别人家的女婿,有的地方称“倒插门”。也是木匠出身,身后留有三子、三女。二叔1989年前去世,二婶仍健在。

 

  三叔与父亲为亲兄弟,早年丧父母,兄弟俩相依为命。叔父10岁左右在亲戚的通融下,替兄(我的父亲)充当“壮丁”。因过于年小,只能给一团长当勤务员,打洗脸水、洗脚水而已。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团长善待叔父,打发其回家,叔父便在长安城当童工度日。后八路军来,叔父便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叔父在军中刻苦努力,勤奋好学,进军医大学深造。在解放军这座大学校里,从一名军医,成长为卫生科长、某部师医院院长职务。1987年前后以师级干部待遇,离开部队岗位。2000年5月8日去世,享年71岁。叔父为人和善,业务精益求精,是一位出色的军官、优秀的医疗专家,在部队及驻地享有很高名望。

 

  四叔是五爷的儿子,可谓子承父业,也是家乡一带出色的木匠,�H桶的专家。

 

  木桶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如今的“80后”对此也许毫无印象。可在上世纪80年代前,木桶却是家家户户的必备之物,一日三餐,全靠它下井汲水。

 

  而四叔�H桶的技术远近闻名,十多里以外的乡亲都来找他�H桶、修桶。

 

  所以,我从小就见他起早贪黑。在煤油灯下�H桶、修桶。他�H的桶,又结实,又严密,又圆,又光,又好看,享有很高的赞誉。四叔已去世,四婶年近八十,仍身体康健,儿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

衡水癫痫病医院

 

  五叔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学习兽医专业。改革开放后,国家重视知识分子,五叔从政,成为一县级国家干部,现因年事过高,离职休息。

 

  五婶与五叔同为同一时代大学生,孙家坡人氏,从事教育工作,现已退休。

 

  六叔与五叔为亲兄弟,是老中医六爷的后代。六爷的愿望是想培养六叔学医,以承父业,可六叔宁肯务农,就是不喜欢针灸与把脉。改革开放后,六叔的两个女儿相继上大学、成家立业,并在某县城自办工厂、自开公司,六叔六婶也自然成了这工厂、公司里的大忙人。

 

  在爷爷辈还有4位姑婆。大姑婆在史家寨孙坡村,二姑婆在焦岱金湾子,另两位仍居本村。姑婆虽早已离世,但早年姑婆回家那种亲热劲却是令我们这些晚辈至今难忘。

 

  在父辈还有3个姑母,大姑和三姑为六爷的女儿,二姑则为五爷的女儿。她们虽然早已出嫁,但见了我们这些侄儿侄女,见了我们的后代,仍然亲热的不得了。大姑随丈夫安身咸阳,二姑随退休的姑夫仍住汤峪马塬村;三姑虽嫁给了洪家寨,却长年住在西安,在西大街一带经营自己的公司。大家的生活都是一个比一个好,一个比一个甜。

 

  到了我们这一代,也就是“文革”及以后的年代,社会发展太快,许多矛盾、冲突,让人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应对。老祖宗留下的宅基地,一小块、一小条的,房不能盖,树不能种,连个猪圈都不能垒,稍不小心就侵犯“主权”,危害利益。再加上政策变化,矛盾更加错综复杂。堂兄堂弟们,或明或暗,或大或小,都有点恩恩怨怨,圪里圪塔。随之,来往越来越少,感情越来越淡,距离越来越远。再加上不少人都进城工作,变为城里人。所以,这人口虽然翻了几翻,“大排行”的规矩湖北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和传统,几乎断送和丢失。

 

  如今,老宅院的人越来越少,即是守着老家,也纷纷迁出“深宅大院”,变成了独家独户、独门独院,连兄弟俩人都不在同一屋檐下吃饭。各自有家,各自另开炉灶。

 

  社会进步,生活提高,住房改善,出入方便,可人们的亲情似乎也在疏远。

 

  我还是怀念过去亲亲热热一大家、堂兄堂妹大排行。

 

  血脉相通,亲情永在。

 

  没有和顺的家,哪有和谐的社会?

 

  “和为贵”。和气生财,和气生金。

 

  愿大家互相体谅,大度为怀,快快乐乐每一天!

 

  愿世界和平!

  愿社会和谐!

  愿家家和睦!

  愿人人幸福!

 

 

  2012-12-09

【责任编辑:滴墨成伤】

编后语:好大的一个家族,人丁兴旺,亲亲热热一大家,血脉相通,愿亲情永在,家家和睦,人人幸福!问好作者,顺祝冬安!

TAG标签:

【审核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