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我爱我家_生活感悟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今天是周日,上午十点多“家人群”里晒出了一张照片,一张麻将桌围坐着四个人正在打麻将。正面坐着老妈。满脸堆笑的是大嫂,大嫂大概又“霸庄”了。大嫂的对面是二嫂。背对镜头的是妹夫。哈哈,还是老几角。

  看到牌桌上的几个人我就知道牌桌下的人都在干嘛,二哥和小妹在做饭(如果小妹没上班的话),大哥在带他家老外(外孙)。这都不用猜,因为是老模式。

  二哥一定找不到生姜,有可能也没找到盐罐,甚至不知道哪瓶是香油。二哥一定会问: “妈,生姜在哪呢?”“生姜……生姜就在……哎,别慌摸牌!我要对!”老妈一把推开正准备摸牌的我妹夫的手。站了二十分钟的二哥又喊“妈!”“哦,什么?”“生姜!”“你找找,不在那屋桌子上就在这屋窗台上。”二哥终于在这屋窗台上的烂塑料筐子里找到了生姜。转过身又找不到盐罐了。“妈,盐罐放哪去了?”“哦,盐……罐……哦,在我卧室电视机跟前的桌子下面呢。”老妈住的是前后两进带院子的老房子,厨房在前面。因老妈长年患有支气管炎,适静不适动,平时又一个人生活,吃得简单,所以为了图省事就把锅和油盐酱醋都搬到卧室去了。“妈,我又找不到香油了。”“香油,香油……哦,自摸癫痫病是很严重的疾病,患上了癫痫病需要怎么治疗?独一!”老妈激动地牌一推,又忘了香油的事。等钱收上来才想起来:“香油和盐罐在一起呢!”哈哈,老妈要看到这段非打死我不可!

  年轻时候的老妈苦啊!用老妈自己的话说,那真是受了“腰深漫头”的罪。爸爸走得早,老妈带着六个不懂事的孩子,那日子现在的人都不敢想象。但是老妈挺过来了!并且几个孩子都还混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是老妈的欣慰。如今老妈老了,该颐养天年了。八十岁的老妈不爱红装,也不爱武装,就爱“霸庄”(麻将术语)。

  平时老妈就一个人生活,好在小妹和大哥都离她不远,隔三差五地过去看看。老妈虽爱打牌,但是很少跟外人打。二哥在县城,逢到周末或者节假日就开车和二嫂一起回去看老妈。二哥二嫂一回去,老妈就会打电话给大哥和小妹,然后就上演照片上的一幕。

  我写过一篇随笔《妈妈是桶箍》,里面记录了我们一家很多温馨的情节。老妈把自己比作桶箍,所以她老也在行驶自己桶箍的使命,只要我们在外面的子女有一个回去的,老妈一定会把附近的大哥和小妹喊来。

  最有趣的是春节我们都回家,老妈提前一个星期就开始忙乱。各种采购,咸物、鲜货、蔬菜肉食,一趟趟往家崇左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运。蒸馒头,剁饺馅一件件亲力亲为。这两年老妈年纪大了,心有余力不足了。也想开了,能买现成的就买现成的了。实在需要自己做的,她也听我们的,等我们回去再做。

  去年春节,我答应年二十八就回去帮老妈准备食材和一些春节的必须品。但是我爱人的事还没办好,我就耽误了一天,虽然我打电话一再交代老妈什么都不要搞,只管等我。但是二十八那天晚上老妈还是等不及了,把新鲜牛肉和猪肉都清洗干净,正准备烧呢,小妹回去了,小妹说二姐说好回来烧的,你又瞎忙了。老妈说你二姐不靠谱,不等了!急得小妹发视频跟我告状,在视频里我告诉老妈明天一早我一定回去!你现在什么也不用做。

  第二天我也不管爱人的事办没办好,自己一个人一早就坐车跑回了老妈那。真怕把老妈急了哪!老妈看到我,一颗心终于踏实了。不一会儿县城的二哥二嫂到家,于是老妈啥也不管了,笑着半命令半征求地跟我说: 二丫头,厨房交给你了好不好?她把我二哥二嫂和妹夫都拉去打牌了。可怜好多年没蒸过馒头的我硬是凭记忆蒸好了第一锅,嗨!还挺不赖!不过,第二锅只顾在文学群里抢红包,忘了给锅里添水,最后看到冒烟才想起来,只觉心虚,嘴还硬,七八找原因,就不说是因为玩内蒙古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手机忘了添水。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我家是老妈精英我笨蛋!不论是女红,还是上厅堂下厨房,在老妈那我都毕不了业。但是那天老妈却一改往日的认真,善解人意地说,挺好的!其实我知道,老妈只要一打麻将,就特别好说话。

  年三十那天,南京的小弟、弟媳也回来了,于是一家人开始各行其事,紧锣密鼓地张罗着过年事宜。二哥和小弟贴对联,二嫂和弟媳洗蔬菜,我在厨房准备年夜饭上的大菜。中间有几次,二嫂送来了剥好的桔瓣,看我腾不开手,就一瓣一瓣塞进我嘴里。弟媳也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亲手制作的糕点一点一点掰喂到我嘴里……两个侄女来争宠,我显摆地说这就是爱劳动者的待遇!

  中午,按照家里风俗,我们喝“鲜迷汤”就馒头。吃好喝好,桌子上饭碗一收就摆上了麻将。然后老妈、二嫂和弟媳便自动入位,还差一位也只好二哥参加了。(因为小妹一家回自己婆婆家团圆了,大哥自己也已有一大家子,怕来了坐不下。)厨房里便只剩下我和小弟。小弟帮我打下手,我掌勺。幸运的是,不一会儿我爱人就来了,他窜岗夺权,操起了我手里的锅铲。还说不用小弟帮忙,小弟一听到这话,欢快地跑出去给老妈挖门口的菜园地了。我爱人给我分配一个更爽的任务,坐在厨娄底治癫痫病哪家医院专业房玩手机,算做陪他,也可适时告诉他佐料和他找不到或者分不清的油盐酱醋瓶(因为老妈爱换瓶)……

  下午四点多爱人就让我喊他们结牌吃年夜饭!只看到赢钱的喜滋滋、爽朗朗地答到: 好嘞!再看那输钱的,磨磨蹭蹭舍不得起身,嘴里还嘀咕着: 今天手真背,晚上不干了!不输不赢的和看牌的在旁边起哄: 哎(发第三声长音),输了不捞,家有金条!在一阵欢声笑语中迎来了丰盛的年夜大餐。

  这就是我家,有一老活宝,带着一群小活宝。前几天吃过晚饭,儿子刷碗,儿媳给我敷面膜,三周的孙子忽然来了一句: 你看我们家多和谐呀!我一听感慨万千,这么小的孩子都懂得和谐了,我们大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和谐?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有道是: 家是小小国,国是万万家。为了我们的小小国,为了我们的万万家,伸出你的手,伸出我的手,相亲相爱多包容,和谐幸福不是梦。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