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爱就是一切的动力,爱情文章

时间2019-07-09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一次见到米雪儿是在老姐的生日PATTY上,一帮子她的同学,围坐在客厅的茶几旁疯狂吼歌。

  一推开门我就看见了米雪儿,情不自禁地用眼睛咬住了她。

  米雪儿望着我菀尔一笑,然后问老姐,这就是你弟弟未名?小帅哥一个呢!现在想来,当初她一定觉得我很傻冒,怎么可以死死地盯住人家不放。

  然后大家拢在一堆群殴了一块硕大的蛋糕,米雪儿问,小帅哥,你怎么不吃呀?我的脸唰地红了个熟。

  老姐说,嗨,小弟今天怎么了,居然还会玩脸红?

  我瞪了她一眼,闪身去洗手间用冷水“卸妆”。餐厅里的家伙们肆无忌惮地爆笑起来。气得我不敢出来,只站在镜子前做脸部舒展运动。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夜以继日、披星戴月、悬梁锥股、凿壁偷光,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把成绩冲上去。

  老爸老妈都感到匪夷所思,名名,突然发力了呀,不打电动了?不上网聊天了?就连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班主任,也对我刮目相看,不止上次地在班会上表扬了我,有时候下了课甚至还单独找我聊天、谈心,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我手握录取通知书站在一中的校门时,我看见老姐和米雪儿一路小跑朝我奔了过来。阳光艳丽。

  名名,听你姐说,你是这次全市的中考榜眼呢!真是看不出来,佩服佩服啊!米雪儿一边说着一边作抱拳状。

  我说这没什么,运气好而已。我怎么可以告诉她我考得这么好,全是为了要跟她在一起,朝朝暮暮,共一方天地。

  因为老姐已是高三,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学习紧张,我主动承担了她的打饭任务,当然,也顺理成章地捎过来她的死党米雪儿的饭盒。

  每天,我都打好了饭菜,坐在学校的餐厅里等着她们。那是一种幸福的时刻,就像等待一位远归的恋人。

  她们进门的时候,无一例外地沐浴在我的目光之下。我总是偷偷地瞄着坐在对面的米雪儿,她吃饭的样子很美,像猫咪一样温文尔雅。

  米雪儿突然抬起头,名名,进餐卡上没有余额了就告诉我啊。

  我吓了一跳,赶紧埋头吃饭,她的目光清澈却锐利,我害怕自己小小的秘密轻易就被她洞穿。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每天有三次机会见到米雪儿,她的头发长了、短了,眼神明了、暗了,我都记载得清清楚楚。

  我偶尔从老姐那里套来米雪儿的学习情况,老姐说米雪儿是少有的才女,上厦大简直就是鸡蛋掉在对窝里,靠得牢。

  我不免为她高兴。

  期中考试,老姐全班第三,米雪儿第二。

  高三的下半学期,她们更忙了,我往往要在餐厅里杭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等上很长一段时间,她们才会去,急冲冲地扒上几口,就又冲回教室去复习。我发现米雪儿的眼睛越来越暗了,周围甚至出现了前所未见的黑眼圈。

  我说,米姐,你要保重身体。

  米雪儿一笑,名名,现在什么时候了,再不冲刺就全功尽弃了。

  米雪儿病了,我是吃早餐的时候知道的。赶到医院的时候,她正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双睛微闭,面容憔悴。

  老姐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说,老姐,你去上课吧,我来照顾米姐。

  老姐摸一下我的头,你不上课啊!

  我说,我不是为了解放你嘛!呆会儿要老爸给学校打个电话,帮我请个病假不就得了。

  那我晚上再来看她,你好好照顾啊!老姐说完闪了。

  米雪儿终于睡醒了,看见我,一只手挣扎着撑了起来,问,名名,我的书呢?

  我走过去把她按在床上,你歇菜吧,这个时候还要书,不要命了啊!医生说了,你的眼睛必须休息,要不然真会失明的。

  屁小孩,你知道什么呀,关键时刻,拼了命也要努力。米雪儿急了。

  放心吧米姐,休息这几天一定不会误了你考厦大。我底气十足地说。

  米雪儿很吃惊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要考厦大?

  我说,这你别管,反正我知道,而且,我保证你能够考上厦大,不然,你拆了我的骨头。

  米雪儿就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一朵绚烂的白玉兰,暗香浮动。

  我托老姐搬来了一整套高三的复习书和参考资料,在病房的陪护床上摆开,只是不让米雪儿动手,趁她睡觉的时候,我拼命地看、学、解,没日没夜,不过三天,已经看完了十三大本书。

  我说,米姐,你现在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好了,我充当你的眼睛。

  米雪儿似乎不太相信,你?你高中才上了半个学期呢。

  我说,不信,你可以问几个试试嘛!

  米雪儿很怀疑地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我都一一对答如流。她说,名名,你真的好神奇啊!我说没什么,运气好而已。

  米雪儿望着天花板,咦,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哦,对了,你刚进一中的时候在校门说过的。

  我说是的,你还记得啊!

  听你姐说,你以前的学习成绩很烂的,怎么后来突然就挣了个榜眼,今天算是领教了你的速学本领,果然惊人。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和米雪儿复习完了所有的功课,也解决了她心中难以解开的难题。

  医生和护士们都说,你们两个人真有意思,这种情况下还可以学习。

  米雪儿说,这都多亏了名名。

昆明癫痫病的治疗医院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对米雪儿说,为了答谢我,你可不可以以后不叫我名名,叫我未名吧!

  米雪儿很困惑地看着我,然后若有所思地说,你是说,叫名名会把你叫小了?

  我说是的,我不希望自己老是你心目中的屁小孩。

  那我考虑考虑。米雪儿一脸阳光灿烂。

  米雪儿如愿以偿地进了厦门大学,老姐也不负众望,考进了上海交大。高二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我收到一封来自厦门的特快专递。

  名名,屁小孩,速学家,告诉我,你是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习那么多的知识?难道是,因为爱?

  鼓浪屿的风景真的很美,海风盈握,海浪溅玉,可是,为什么我仍如此留恋那片洁白的世界……

  我给米雪儿寄去了我录制的一张光盘。里面只有一首歌,Jacky的《当我想起你》,“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夜//没有你/总是缺少了一些//面对着眼前的挑战/我像是断的箭/无力冲向前/没有明天//但当我想起你/就有无穷的勇气/闭上眼睛/吸一口气/再走出新意义//哪怕地动山移/只要有你在心里/这生命充满了奇迹/爱就是一切的动力……”

  我还告诉她,我准备明年提前参加高考,第一志愿,厦大,第二志愿,厦大,你会欢迎吗?

  过了不久就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她说,未名,看来我真得改口叫你未名才行了……

  第一次见到米雪儿是在老姐的生日PATTY上,一帮子她的同学,围坐在客厅的茶几旁疯狂吼歌。

  一推开门我就看见了米雪儿,情不自禁地用眼睛咬住了她。

  米雪儿望着我菀尔一笑,然后问老姐,这就是你弟弟未名?小帅哥一个呢!现在想来,当初她一定觉得我很傻冒,怎么可以死死地盯住人家不放。

  然后大家拢在一堆群殴了一块硕大的蛋糕,米雪儿问,小帅哥,你怎么不吃呀?我的脸唰地红了个熟。

  老姐说,嗨,小弟今天怎么了,居然还会玩脸红?

  我瞪了她一眼,闪身去洗手间用冷水“卸妆”。餐厅里的家伙们肆无忌惮地爆笑起来。气得我不敢出来,只站在镜子前做脸部舒展运动。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夜以继日、披星戴月、悬梁锥股、凿壁偷光,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把成绩冲上去。

  老爸老妈都感到匪夷所思,名名,突然发力了呀,不打电动了?不上网聊天了?就连一直对我爱理不理的班主任,也对我刮目相看,不止上次地在班会上表扬了我,有时候下了课甚至还单独找我聊天、谈心,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我手握录取通知书站在一中的校门时,我看见老姐和米雪儿一路小跑朝我奔了过来。阳光艳丽。

<天津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p>   名名,听你姐说,你是这次全市的中考榜眼呢!真是看不出来,佩服佩服啊!米雪儿一边说着一边作抱拳状。

  我说这没什么,运气好而已。我怎么可以告诉她我考得这么好,全是为了要跟她在一起,朝朝暮暮,共一方天地。

  因为老姐已是高三,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学习紧张,我主动承担了她的打饭任务,当然,也顺理成章地捎过来她的死党米雪儿的饭盒。

  每天,我都打好了饭菜,坐在学校的餐厅里等着她们。那是一种幸福的时刻,就像等待一位远归的恋人。

  她们进门的时候,无一例外地沐浴在我的目光之下。我总是偷偷地瞄着坐在对面的米雪儿,她吃饭的样子很美,像猫咪一样温文尔雅。

  米雪儿突然抬起头,名名,进餐卡上没有余额了就告诉我啊。

  我吓了一跳,赶紧埋头吃饭,她的目光清澈却锐利,我害怕自己小小的秘密轻易就被她洞穿。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每天有三次机会见到米雪儿,她的头发长了、短了,眼神明了、暗了,我都记载得清清楚楚。

  我偶尔从老姐那里套来米雪儿的学习情况,老姐说米雪儿是少有的才女,上厦大简直就是鸡蛋掉在对窝里,靠得牢。

  我不免为她高兴。

  期中考试,老姐全班第三,米雪儿第二。

  高三的下半学期,她们更忙了,我往往要在餐厅里等上很长一段时间,她们才会去,急冲冲地扒上几口,就又冲回教室去复习。我发现米雪儿的眼睛越来越暗了,周围甚至出现了前所未见的黑眼圈。

  我说,米姐,你要保重身体。

  米雪儿一笑,名名,现在什么时候了,再不冲刺就全功尽弃了。

  米雪儿病了,我是吃早餐的时候知道的。赶到医院的时候,她正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双睛微闭,面容憔悴。

  老姐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说,老姐,你去上课吧,我来照顾米姐。

  老姐摸一下我的头,你不上课啊!

  我说,我不是为了解放你嘛!呆会儿要老爸给学校打个电话,帮我请个病假不就得了。

  那我晚上再来看她,你好好照顾啊!老姐说完闪了。

  米雪儿终于睡醒了,看见我,一只手挣扎着撑了起来,问,名名,我的书呢?

  我走过去把她按在床上,你歇菜吧,这个时候还要书,不要命了啊!医生说了,你的眼睛必须休息,要不然真会失明的。

  屁小孩,你知道什么呀,关键时刻,拼了命也要努力。米雪儿急了。

  放心吧米姐,休息这几天一定不会误了你考厦大。我底气十足地说。

  米雪儿很吃惊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要考厦大?

  我说,这你别管,反正我知道,而且,我保证你能够考上济南去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厦大,不然,你拆了我的骨头。

  米雪儿就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一朵绚烂的白玉兰,暗香浮动。

  我托老姐搬来了一整套高三的复习书和参考资料,在病房的陪护床上摆开,只是不让米雪儿动手,趁她睡觉的时候,我拼命地看、学、解,没日没夜,不过三天,已经看完了十三大本书。

  我说,米姐,你现在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好了,我充当你的眼睛。

  米雪儿似乎不太相信,你?你高中才上了半个学期呢。

  我说,不信,你可以问几个试试嘛!

  米雪儿很怀疑地问了我几个简单的问题,我都一一对答如流。她说,名名,你真的好神奇啊!我说没什么,运气好而已。

  米雪儿望着天花板,咦,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哦,对了,你刚进一中的时候在校门说过的。

  我说是的,你还记得啊!

  听你姐说,你以前的学习成绩很烂的,怎么后来突然就挣了个榜眼,今天算是领教了你的速学本领,果然惊人。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和米雪儿复习完了所有的功课,也解决了她心中难以解开的难题。

  医生和护士们都说,你们两个人真有意思,这种情况下还可以学习。

  米雪儿说,这都多亏了名名。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对米雪儿说,为了答谢我,你可不可以以后不叫我名名,叫我未名吧!

  米雪儿很困惑地看着我,然后若有所思地说,你是说,叫名名会把你叫小了?

  我说是的,我不希望自己老是你心目中的屁小孩。

  那我考虑考虑。米雪儿一脸阳光灿烂。

  米雪儿如愿以偿地进了厦门大学,老姐也不负众望,考进了上海交大。高二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我收到一封来自厦门的特快专递。

  名名,屁小孩,速学家,告诉我,你是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习那么多的知识?难道是,因为爱?

  鼓浪屿的风景真的很美,海风盈握,海浪溅玉,可是,为什么我仍如此留恋那片洁白的世界……

  我给米雪儿寄去了我录制的一张光盘。里面只有一首歌,Jacky的《当我想起你》,“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夜//没有你/总是缺少了一些//面对着眼前的挑战/我像是断的箭/无力冲向前/没有明天//但当我想起你/就有无穷的勇气/闭上眼睛/吸一口气/再走出新意义//哪怕地动山移/只要有你在心里/这生命充满了奇迹/爱就是一切的动力……”

  我还告诉她,我准备明年提前参加高考,第一志愿,厦大,第二志愿,厦大,你会欢迎吗?

  过了不久就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她说,未名,看来我真得改口叫你未名才行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