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亲近沙漠

时间2019-06-25 来源:千柏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沙漠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已是四月下旬,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梭梭、红柳才泛出绿意,那沙子赤脚踩在上面凉飕飕的。
 
  可有经验的户外运动者觉得这个时候去沙漠是最理想的。尽管有人认为四月多风多雨,甚至把风暴的源头归咎于沙漠,但还是有人乐此不彼地从乌鲁木齐驰骋一二百公里,往沙漠里钻。在那儿待的时间还没有路途的时间多,又打道往回赶……
 
  沙漠真的是那么可怕吗?
 
  多少次,人们把探寻沙漠的秘密作为人类攻克自然的一个课题,把沙漠中生命的存在、石油天然气的存在作为人类探秘的成果,甚至把挑战沙漠作为挑战人类极限的象征。岂不知,这都是沙漠曾经给予人类或者正在给予人类的巨大财富,是沙漠向人类发出的邀请。不是吗?中东、海湾那些国家凭借丰富的石油资源可以富得流油,我们一次次地在沙漠打探一次次地向外界报告发现储量上万上亿立方米的石油天然气,一次次地把挺进沙漠的公路、铁路作为我们战胜自然的骄傲,一次次地把探险者独自穿越沙漠誉为英雄壮举……那时的沙漠似乎一点也不可怕,倒是我们把沙漠向人类无情地开发所予以的报复无限放大,所谓沙进人退,风沙肆虐,好像全是沙漠惹的祸。殊不知,有多少次是我们人类的短视破坏森林、破坏植被、破坏草场造成的。有句话说得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大自然亦如此。你让它千疮百孔、衣不裹腹,它会让你家徒四壁、白不聊生。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人类自己。我们切不可把向大自然索取作为我们的功劳,而是应该怎样更好地利用大自然、保护大自然,来延续我们的生命,净化我们的生存空间和环境。
 
  其实,沙漠如高山、河流、湖泊一样,是构成地球陆地成分多样性的一种呈现。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世界沙漠面积约有3140万平方公里,约占全球陆地面积的21%。据地质学家对世界第一大沙漠撒哈拉沙漠的考察发现,那里曾是水草丰美的草场。由于生态破坏后,逐渐退化为沙漠。这个事实启示人们沙漠不完全是干旱的产物。气候仅仅是提供形成沙漠的适宜条件,而人类破坏了生态,创造了沙漠。
 
  我的家乡叫沙湾。我就生长在那个在古尔班通特沙漠边缘有个叫老沙湾的地方。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写的就是那里一个叫黄沙梁的村子,也许我就是那一个人的村庄走出来的孩子。因为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我们几家人住的那个叫潘家大院的后边就是一片细软的沙滩,我和我的小伙伴常常黄昏过后在那里玩斗鸡、摔跤……而不远处就是几座突兀的沙包,我们时常爬上高高的沙包俯瞰周围无尽的荒漠和凋零的村庄,遥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后来,我曾去过甘肃敦煌的鸣沙山、宁夏中卫的沙坡头、新疆鄯善的库木塔格沙漠公园、新疆巴里坤的鸣沙山、塔克拉玛干沙漠边上的一个小火车站,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的驼铃梦坡,在那些地方,我领略着不同的沙漠给我不同的感受。有让我震撼的,有让我心潮起伏的,有让我默默无语的……我曾站在敦煌鸣沙山的山顶,看着山下那弯弯的一牙泉水,我想起有介绍说那是沙漠的眼泪,那是风沙多少年都吹不干、埋不掉的眼泪,那眼泪让人无限惆怅……同样在巴里坤鸣沙山,山下那汪水一直静静地聚在那里,仿佛诉说着千百年来沙漠的故事,也让人产生无限遐想……而我在宁夏中卫沙坡头,看着坡下的铁路,看着铁路下方的黄河,看着黄河上到此旅游威海羊羔疯治疗贵吗的人们坐在羊皮筏子上的情景,我的心里隆起说不上的滋味。唯有我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上的那个叫咸水沟的三股道的火车站,我看着百米开外的茫茫沙漠,我感觉这铁路、这火车是在腾云驾雾,是在穿越沙海……小站上的人用矿泉水瓶子做成的滴灌器具在一滴一滴滴着水,浇灌着几棵栽植不久的沙枣树苗,那种在内心深处的震撼,不亚于在任何一个课堂上所受到的正规教育。可当我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的驼铃梦坡看到有人自驾沙漠越野车在长满梭梭的沙坡横冲直闯时,我的心随着夭折的树枝在滴泪,我像那倒下的生命一样,是那么无助,又是那么无奈……说到梭梭,此生最让我难忘的是那次我有幸深入到甘家湖国家白梭梭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看到的“梭梭王”,我用两只胳膊合围怎么也没抱住的树干在我嫌手短的无助间,眼泪扑簌簌地流下……因为就在那一刻,我抬头凝望着这棵饱经风霜的树枝,置身于脚下半沙漠半盐碱地的荒漠,懂得了什么是真正顽强的生命!
 
  显然,沙漠可以涵养人类所需的许多养分,即便是地球上最缺乏的水资源,有许多也是沙漠在默默蕴含着。有报道说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储藏有大量的水,联系先前早有报道的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发现尼亚遗址的消息,科学家推翻了“生命禁区论”。是啊,浩瀚沙漠,迄今发现的古城遗址无数,从尼亚遗址出土的东汉时期的印花棉布和刺绣,楼兰遗址出土的那远去的楼兰王国的钱币、陶片、石器、纺织品看,都无不证实着这一新的论断。
 
  有网友说:“在新疆,如果说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一个威严的父亲,那古尔班通特沙漠就是一个慈祥和蔼的母亲。”此时,我站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长满植被的沙丘上,抬眼望去,绵绵沙浪,蜿蜒流长,起伏间见柔美,迂回中显百态。沙丘下,两个男子高高地架着长长的鱼竿,静静地坐在围绕着沙丘荡漾的湖水旁,就在我关注的十几分钟里,其中一男子已钓到几条十几公分长的五道黑了。我大声对他说:“可以就地烧烤了。”他回应:“没问题。”而湖的那边,一群穿戴五颜六色的女人们在湖边摆出各种造型,让摄影师拍照。我想,沙漠中有湖,湖中有沙漠,沙漠中有梭梭,梭梭边有鱼,这样的沙漠你不感到亲切吗?
 
  眼下正是春末夏初的时节,在古尔班通特沙漠边缘,一边是胡杨、梭梭、野鸭—古老的原始生态,一边是机耕、电井、喷灌—鲜明的现代文明;一边是沙丘绵延、万籁俱静,生命罕至,一边是条田连片,地埂无头,一行行笔直的白色塑料地膜覆盖的地笼伸向远方,在阳光的照耀下孕育着万顷棉苗。地埂边一排排挺立的白杨树真像茅盾在《白杨礼赞》中描写的:“傲然地耸立,像哨兵似的……”更像流沙河的散文诗《草木篇》所描述的:“她,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孤伶伶地立在平原,高指蓝天。”……生命与死亡的竞争,农耕与荒漠的交织,现代与原始,亘古与当今,在这里并存,在这里辉映。是呀,我们既要光顾当代,崇尚未来,还要敬畏远古,感激自然。当然,我们离沙漠不远,我们还应当亲近沙漠。

顶一下
(0)
踩一下
(0)
0%
  沙漠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已是四月下旬,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梭梭、红柳才泛出绿意,那沙子赤脚踩在上面凉飕飕的。
 
  可有经验的户外运动者觉得这个时候去沙漠是最理想的。尽管有人认为四月多风多雨,甚至把风暴的源头归咎于沙漠,但还是有人乐此不彼地从乌鲁木齐驰骋一二百公里,往沙漠里钻。在那儿待的时间还没有路途的时间多,又打道往回赶……
 
  沙漠真的是那么可怕吗?
 
  多少次,人们把探寻沙漠的秘密作为人类攻克自然的一个课题,把沙漠中生命的存在、石油天然气的存在作为人类探秘的成果,甚至把挑战沙漠作为挑战人类极限的象征。岂不知,这都是沙漠曾经给予人类或者正在给予人类的巨大财富,是沙漠向人类发出的邀请。不是吗?中东、海湾那些国家凭借丰富的石油资源可以富得流油,我们一次次地在沙漠打探一次次地向外界报告发现储量上万上亿立方米的石油天然气,一次次地把挺进沙漠的公路、铁路作为我们战胜自然的骄傲,一次次地把探险者独自穿越沙漠誉为英雄壮举……那时的沙漠似乎一点也不可怕,倒是我们把沙漠向人类无情地开发所予以的报复无限放大,所谓沙进人退,风沙肆虐,好像全是沙漠惹的祸。殊不知,有多少次是我们人类的短视破坏森林、破坏植被、破坏草场造成的。有句话说得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大自然亦如此。你让它千疮百孔、衣不裹腹,它会让你家徒四壁、白不聊生。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人类自己。我们切不可把向大自然索取作为我们的功劳,而是应该怎样更好地利用大自然、保护大自然,来延续我们的生命,净化我们的生存空间和环境。
 
  其实,沙漠如高山、河流、湖泊一样,是构成地球陆地成分多样性的一种呈现。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世界沙漠面积约有3140万平方公里,约占全球陆地面积的21%。据地质学家对世界第一大沙漠撒哈拉沙漠的考察发现,那里曾是水草丰美的草场。由于生态破坏后,逐渐退化为沙漠。这个事实启示人们沙漠不完全是干旱的产物。气候仅仅是提供形成沙漠的适宜条件,而人类破坏了生态,创造了沙漠。
 
  我的家乡叫沙湾。我就生长在那个在古尔班通特沙漠边缘有个叫老沙湾的地方。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写的就是那里一个叫黄沙梁的村子,也许我就是那一个人的村庄走出来的孩子。因为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我们几家人住的那个叫潘家大院的后边就是一片细软的沙滩,我和我的小伙伴常常黄昏过后在那里玩斗鸡、摔跤……而不远处就是几座突兀的沙包,我们时常爬上高高的沙包俯瞰周围无尽的荒漠和凋零的村庄,遥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后来,我曾去过甘肃敦煌的鸣沙山、宁夏中卫的沙坡头、新疆鄯善的库木塔格沙漠公园、新疆巴里坤的鸣沙山、塔克拉玛干沙漠边上的一个小火车站,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的驼铃梦坡,在那些地方,我领略着不同的沙漠给我不同的感受。有让我震撼的,有让我心潮起伏的,有让我默默无语的……我曾站在敦煌鸣沙山的山顶,看着山下那弯弯的一牙泉水,我想起有介绍说那是沙漠的眼泪,那是湖北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风沙多少年都吹不干、埋不掉的眼泪,那眼泪让人无限惆怅……同样在巴里坤鸣沙山,山下那汪水一直静静地聚在那里,仿佛诉说着千百年来沙漠的故事,也让人产生无限遐想……而我在宁夏中卫沙坡头,看着坡下的铁路,看着铁路下方的黄河,看着黄河上到此旅游的人们坐在羊皮筏子上的情景,我的心里隆起说不上的滋味。唯有我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上的那个叫咸水沟的三股道的火车站,我看着百米开外的茫茫沙漠,我感觉这铁路、这火车是在腾云驾雾,是在穿越沙海……小站上的人用矿泉水瓶子做成的滴灌器具在一滴一滴滴着水,浇灌着几棵栽植不久的沙枣树苗,那种在内心深处的震撼,不亚于在任何一个课堂上所受到的正规教育。可当我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的驼铃梦坡看到有人自驾沙漠越野车在长满梭梭的沙坡横冲直闯时,我的心随着夭折的树枝在滴泪,我像那倒下的生命一样,是那么无助,又是那么无奈……说到梭梭,此生最让我难忘的是那次我有幸深入到甘家湖国家白梭梭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看到的“梭梭王”,我用两只胳膊合围怎么也没抱住的树干在我嫌手短的无助间,眼泪扑簌簌地流下……因为就在那一刻,我抬头凝望着这棵饱经风霜的树枝,置身于脚下半沙漠半盐碱地的荒漠,懂得了什么是真正顽强的生命!
 
  显然,沙漠可以涵养人类所需的许多养分,即便是地球上最缺乏的水资源,有许多也是沙漠在默默蕴含着。有报道说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储藏有大量的水,联系先前早有报道的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发现尼亚遗址的消息,科学家推翻了“生命禁区论”。是啊,浩瀚沙漠,迄今发现的古城遗址无数,从尼亚遗址出土的东汉时期的印花棉布和刺绣,楼兰遗址出土的那远去的楼兰王国的钱币、陶片、石器、纺织品看,都无不证实着这一新的论断。
 
  有网友说:“在新疆,如果说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一个威严的父亲,那古尔班通特沙漠就是一个慈祥和蔼的母亲。”此时,我站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长满植被的沙丘上,抬眼望去,绵绵沙浪,蜿蜒流长,起伏间见柔美,迂回中显百态。沙丘下,两个男子高高地架着长长的鱼竿,静静地坐在围绕着沙丘荡漾的湖水旁,就在我关注的十几分钟里,其中一男子已钓到几条十几公分长的五道黑了。我大声对他说:“可以就地烧烤了。”他回应:“没问题。”而湖的那边,一群穿戴五颜六色的女人们在湖边摆出各种造型,让摄影师拍照。我想,沙漠中有湖,湖中有沙漠,沙漠中有梭梭,梭梭边有鱼,这样的沙漠你不感到亲切吗?
 
  眼下正是春末夏初的时节,在古尔班通特沙漠边缘,一边是胡杨、梭梭、野鸭—古老的原始生态,一边是机耕、电井、喷灌—鲜明的现代文明;一边是沙丘绵延、万籁俱静,生命罕至,一边是条田连片,地埂无头,一行行笔直的白色塑料地膜覆盖的地笼伸向远方,在阳光的照耀下孕育着万顷棉苗。地埂边一排排挺立的白杨树真像茅盾在《白杨礼赞》中描写的:“傲然地耸立,像哨兵似的……”更像流沙河的散文诗《草木篇》所描述的:“她,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孤伶伶地立在平原,高指蓝天。”……生命与死亡的竞争,农耕与荒漠的交织,现代与原始,亘古与当今,在这里并存,在这里辉映。是呀,我们既要光顾当代,崇尚未来,还要敬畏远古,感激自然。当然,我们离沙漠不远,我们还应当亲近沙漠。
顶一下
(0)
0%
请问患上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osition='right top';" onclick="javascript:postDigg('bad',9132)">
踩一下
(0)
0%
顶一下
(0)
0%
顶一下
(0)
0%
0%
踩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0%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